离婚的他们


(林断山明) #1

几天前,余余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她用平静并有些低沉的声音说,我爸妈离婚了。

余余爸是个退伍军人,来学校看余余时,我见过两次。印象中的他,很有精神,还带有军人的那种干练。西装整齐,皮鞋干净,头发梳的严整。话不多,我叫叔叔的时候,他只是善意的笑笑。

余余最近才发现父母离婚,她翻看爸妈的手机,从聊天记录了看出了父母的反常。最后在询问下,她才知道,爸妈在几个月前就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大体是妈妈怀疑爸爸出轨,爸爸死不承认。两人最终离婚。

和余余聊了一会后,挂了电话。沉默中,想起今年年初,老妈对我说,你那个何叔离婚了。我很是意外,何叔在我出生之前,和我爸就是朋友。我小时候,他经常逗我玩,非常幽默。

那天他去离婚,二十多的儿子开车送他去的。一路上,何姨面无表情,何叔在车上黯然神伤。回来的路上,碰见了大头叔。何叔看见朋友,终于忍不住了泪水,一个快五十的大男人,在马路边上呜呜哭了起来。大头叔关了自己的小店,拽着何叔去了旁边的小饭店。两人喝了一晚。

我不知道何叔为什么离婚,我也不懂结婚二三十年的他们偏偏在日子富裕之后离婚。我的小叔也离了婚。用余余的话来说:“以前觉得离婚离我们很远,现在突然发现很近。”

离婚的他们,忽然在我眼中有些陌生,或许是一种新的认识,他们不再是一直冲我笑呵呵的叔叔阿姨,他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们对婚姻的失望,让我看到了婚姻的脆弱。

婚姻这座城,我有些畏惧。

也许离婚对于他们是一种没法选择的选择,也许离婚可以帮助他们找到一条新的出路。或许无奈,或许期盼。往后是好是坏,不得而知。

离婚对于夫妻,说不定好坏。但是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必然的伤害。

余余希望父母复婚,但是一番努力之后,她放弃了,"他们肯定不会复婚了。"
面对失望的余余,我沉默良久,说:“父母脆弱了,你更要坚强。”

我认为,一段失败的婚姻,提前终结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拖着,大家都累。

离婚的他们,未来怎样,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这些叔叔阿姨们,可以在未来过的更舒心些,希望离婚真的可以为他们卸下背了几十年的包袱。


(亚门) #2

婚姻这东西,不管是父母的,还是子女的,都不要参与。这个世界上,我们最疼爱的是自己的子女,然后才是父母其他亲人,但婚姻、配偶从法律还是现实的角度,他们才是最亲的,其他第三旁观者完全看不懂。也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