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板


(Jamcplusplus) #1

老板说,一个人吃葱油拌面,又要吃红油抄手,吃的太多了我记住了

我常去的面馆是一家上海面馆,这位上海老板和我很投缘。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这是在几年前我去上海出差时认识的老板,在七宝开了一家本帮面。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开一家临街店铺十分不容易。

最开始我甚至都没有理睬他的店铺,因为我觉得食堂里面的上海面食对我伤害太大了。中午,我从他店面门口经过时,他躺在躺椅上问我,小哥,进来吃饭伐?我礼貌的摇摇头,进了旁边的冒菜馆。

在这家冒菜馆里多了几样当地的特产,我漫不经心的夹起来一些,称重时发现竟然要50块。我在西安吃比这个还多也最多30啊。哦对这是在上海。

于是,当晚我便没有让老板失望,走进了他的本帮面馆。

这种私人临街店铺都是比较小,后厨,柜台,大厅的空间就只剩下摆三张桌子的地方了。我看着价目单,中午吃的太贵的愧疚感让我不自觉地去寻找最便宜的食物。

“老板,葱油拌面”,我说道,“再加一个素鸡和大排”。

很快,这面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吃面时老板坐在另一边的桌子上玩儿着手机,时不时问我一些诸如时事看法,或手机电脑怎么用才不卡的问题。修电脑都修到了餐馆,也是厉害厉害。

这里的面和西安的面有着明显的不同,西安的面大多是宽或粗,这里的却是较细。但至少这碗面没有让我失望。

结账时老板告诉我一共十三块,我也对我自己的选择十分满意,毕竟刚刚参加革命不久就来了上海支援建设,实在囊中羞涩啊。

以后几日,我都是在与这位老板的一问一答中度过。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面很好吃,老板很和善,但是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坐在店里,从来没有看到过除了老板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不就我便要回西安了,我说老板我要走了,老板说那今天就不收你钱了。我说好啊,不收钱再要一份红油抄手,反正你不收钱我得多占你点便宜。老板乐了,但还是给我多加了一份抄手。

到了西安后,我仍在想念葱油拌面和红油抄手带来的美味,我在西安寻找了很久却是没有找到本帮面馆。也算正常,毕竟本地的面馆都会隔三差五的关门,何况一个外来户。

半年后,我又去了上海,但这次公司不在七宝了,搬到了浦东。这就麻烦了,不能天天吃到朝思暮想的面了,还要忍受浦东这里难以寻找的餐厅。

我在伽利略路和蔡伦路的交汇处发现了一家四川面馆,但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吃起来很黏的感觉。于是一日,借着要去原址拿一些东西的机会,我回到了七宝的那家本帮面馆。

我推门进去,老板躺在躺椅上看着手机,看到我进来很是诧异。对我说,回来了?我点头说,嗯,回来了。

也无需多话。

临走时我记下了老板的电话,我问老板,老板你怎么还记得我啊?
老板说,一个人吃葱油拌面,又要吃红油抄手,吃的太多了我记住了。

这一次我付了帐,顺道带着上回的一起。

再一次回到了西安,我跟老板发去了问候的信息。又过了几天,还是很想吃面,就发短信问他能不能来西安发展,毕竟把临街店铺租出去来内地旅旅游也算很惬意的生活。不过我其实没有打算他回来,因为他妻儿应该不会同意这个年纪出去生活的。

但让我意外的是,他说好啊。

我住在西安有 22 年了,时间不长,但我今年 22 岁。

虽然我整个人生都在一个城市,但是我始终没有适应这里。无论是饮食还是气候。

北方人爱吃辣,而陕西人却吃出来了奇妙的感觉。这里的人们把油泼辣子当做一道菜,甚至有些老陕懒得做饭,买个馒头直接加进去。对,即使我是土生土长的西安土著我也不爱吃辣,因为会哭。

不是因为辣椒和我之间有什么难舍的关系,只是因为太辣了。

西安的夏天,因为太热我实在担心每次出门的时候会被热化然后蒸发。

在我短暂的旅游生涯里还没有遇到一个饮食和气候都让我舒心的城市,可能是我太挑剔了。但是我对上海的本帮菜由衷的喜爱,而本帮菜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葱油拌面了。很简单,因为便宜啊。

所幸的是在我住的地方不远处就有一家不错的本帮菜馆,在我多次的要求下他们终于加上了本帮面,并且只为我做。

又是一个酷热的夏天,整天待在空调房里面让人觉得呼吸有些艰难,我也想了想本帮菜馆的老板关门处理家事也有一阵时间了,不如今晚出去走走顺便看看他有没有回来。但想到傍晚看地方新闻时知道今天白天室外气温在 40 度以上,还是没有勇气出去。

在纠结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被馋意战胜了。说来也怪,陕西那么多种面食我却爱上了南方的面。

店面距离我家里不到 10 分钟的路程,我下楼后尽量慢慢走控制呼吸不让自己出太多汗,但是走了不到一百步身上却大汗淋淋。索性,他回来了。

这家老板很执拗店铺的装修风格,这种老上海的装修门面在西安的街上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城市规划的原因,西安很多店铺的门面都是一样的,但唯独这里,与附近的都不同。

我走进了店铺坐在靠近里面的位置,说道,老板,葱油拌面加素鸡和大排,一瓶冰啤酒。

很快就上来了我的葱油面和啤酒,我不紧不慢的吃着,后面也有和我一样来吃宵夜的人。对于他们这种没有特权的人来说,只有选择馄饨了,不过好在老板家的馄饨也不错。

天有些晚了,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走了,但我仍然打算在这里慢慢喝着冰啤酒。这是炎热夏日对我来说的降暑好方法。在我拿起杯子时,突然眼前一黑停电了。这突然间的变动让我眼睛有一些不舒服,但是好在我的杯子没有摔落。

突然,我身边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音,我能听得出应该是母子,说的方言,我听不出说的是什么。我想,这也应该是老板家人吧。他们话音刚落,电也来了。我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这时,老板匆匆忙忙跑出来问我,你刚刚听到有人说话了?

我说,不是你们家人么?
老板没有回答,反问道,你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我说不知道。
老板说,他们说的是很老的上海话。是一对母子,男孩说,妈妈妈妈我想吃那个人;女的说,宝宝乖,晚上要打雷,咱们跟着他明天吃他。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淡淡的说,我是那小孩儿的父亲啊。

说完之后,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


(yuchting) #2

防不胜防的一击鬼故事


(Jamcplusplus) #3

哈哈哈哈喜欢嘛,其实还有几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