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周岁零一个月,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苏里南的晴天) #1

上个月过完24岁生日,这个月又搬家了。
这周末朋友的朋友结婚了,是奉子成婚,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要和柴米油盐打交道了,不管我多不情愿。
这是我第二次搬家了,并且要开始一个人生活。
周六朋友帮忙搬完家去请他吃饭看电影了,晚上回家直接摊床上了,迎来发现半夜了,没力气洗澡直接睡到第二天十点。搬家真的又费钱又费力。
一个人在家实在太无聊了,晚上去看了蚁人2。还凑合吧,就是反派太弱鸡了笑点全在配角身上。漫威宇宙啥时候能完结我就解脱了。


(亚门) #2

我以前合租过一个女的,她是二房东,她主卧我次卧,由于公用洗衣机,这个女孩有点大条,经常把丢衣服进去洗,但三次有两次忘记拿出去晒,我不帮忙晒吧,就馊了。慢慢大家熟了也就习惯了,我都知道她有几条 BAR,几条内裤。

我自己做饭,她经常加班,晚上会热我剩的饭菜吃,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煮饭的时候会多丢一塑料杯的米,电饭煲的电源也不会关,她只需点着火热个菜。

那时候正上演 3D 电影《阿凡达》,我免费得了两张票,我们一起看了场电影。
半夜饿了,在 QQ 上相约去山城辣妹子火锅店吃过几次饭。
后来她失恋,平安夜约我去王府井教堂,被我婉拒。她出门前又问我了一声,没事就跟她去玩玩,我说太冷了不想去,她显得很失望,欲言又止。

后来我跳槽,再后来开始恋爱,时常带着女友过来做饭,过夜。

她再也不吃我留的饭菜,后来换了工作经常出差。

后来她前男友来因为工作被调去杭州(已婚的可以落户)找她,她跟他去了杭州。

我成为二房东不久后,此楼拆迁,我搬去跟女友住。

后来,我结婚了也一直有联系,偶尔看到朋友圈,她移民泰国,生育一女一子。

去年冬天,她来北京处理一些旧事,中午在单位楼下喝了杯咖啡。

她说,老杨啊,不瞒你说啊,当年你要是跟我去了教堂我就跟你表白了。

听得我哈哈大笑,我说你不是我的菜。

我心里的话是,那时候我过得紧张无暇其他,对于她的关照只是出于北漂的同理心,后来换了工作生活好了起来才开始谈恋爱。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各自安好,有家有孩儿。

大家都要好好的。


(苏里南的晴天) #3

搬家两个多月了,我发现一个人生活还不错。
不用担心晚睡会吵到室友,还可以肆无忌惮的用音箱听我喜欢的周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