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二)


(桥边红药) #1

我感到有点难受,明哥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情绪变化。

我第一反应是不带善意的, 因为我觉得受到了冒犯,明哥的说法让我觉得他瞧不起我们这些辛辛苦苦追追女孩子的人,似乎我们这种人是一群被性欲趋势的低级动物,追女生完全就是为了某个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结果。

“我这个人是很清高的,你也能感受的到”。

“我想我在小时候或者中学时期被某些错误的思想所驱使到现在,我一直生活在一种高压的心理状态下,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似乎我被这种种想法驱使着我,叫我必须得去竞争,而我又根本适应不了竞争。”

我皱了一下眉头,我没听明白明哥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我换种说法,我知道男的要主动的去追女的,这点传统观念我是接受的,但是我从没这么做过,我有点怂。”,明哥低头握紧拳头碰了一下嘴,似乎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我害怕在任何个人面前表现自己,从这点上来说我无疑是非常内向的人。比如说,我如果遭受到任何女生的决绝,我感觉会痛不欲生,我会觉得我被轻视了,被侮辱了,我害怕,我根本承受不来。

“我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我对自己的家庭、长相、身高、身材、才华、性格等各方面都很不自信,我不相信有人会真正的喜欢我,哈哈哈。”明哥说的时候并不沉重,这些话他说起来清晰流畅,一如他以往说的任何长篇大论一般,显然都是他熟悉的话语或者他深入思考的表达。

他哈哈的笑了,我也不自觉笑了一下,我似乎听懂了一些含义。

“我碰到的女孩儿也不少,虽然客观来说,我这个人不怎么闪亮,但是确实也有女孩儿觉的我很不错的”。他伸手过来找我要烟,我抬起头看看了看四周,这个烧烤摊还真适合抽烟,我知道明已经戒烟好几个月了,是真的戒烟。

我递了过去,他接过烟盒,掏出一根,用嘴刁住,然后用右手将烟盒递给我,然后顺手大拇指比了一下按打火机的手势,我换左手接住烟盒,右手摸了下口袋,火机不在,然后把烟装回右边口袋之后,左手去左边口袋掏火机递了过去。

“我更直白一点的说吧,就是,我觉得她们在某些情况下对我的好感或者喜欢,会在他们对我有一些了解之后,消失殆尽,并且可能开始厌恶我。”

明哥深吸了一口烟,右手摘下烟,我看见他嘴角还有一点笑意。

现在我丝毫不觉得他之前说的实在冒犯我,相反我感觉到他是在说真心的话,这就是我交朋友的原则之一,我只交那些我觉得真诚的朋友。

不过,他的想法实在是太令我震惊了,我能想象一个人抱着这样的想法会有多痛苦,我为他的痛苦感到难受。

同时,我觉得我帮助不了他,他这个人给人的印象是思维清晰、逻辑严密并且执拗,有时候为了避免冲突而附和你的想法,但实际上他也不一定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并且他不隐藏这一点。


(yuchting) #2

二仅是一的扩展包,求新作三


(santree) #3

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