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三)


(桥边红药) #1

“你这些想法,确实不够自信的,是不是对自己要求太过于理想化了”,他这些想法我以前也有过。

我不确定我真的能理解他,我对人与人能相互理解这个观点是不信任的。

”有些东西是你改变不了的,就不用纠结了,这个道理你也懂的“,我从右边口袋掏出烟,右手抽出一跟,左手对着明哥比了一下按打火机的手势。

“你太理想化了,把身边的女性理想化了,女的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完美无缺,你不需要有什么负担,你有毛病,那些女的毛病说不定比你更多呢”

明哥笑了,漏出一排牙齿。

“我真不是在你面前瞎掰,我老婆也很多毛病,以前没发现的、没想到的,谈了几年,结婚两年,有时候想想我觉得都无所谓,小毛病没什么,人无完人”。

明哥给我倒了一杯百威,自己的半杯喝完之后,马上给自己也满上。碰过杯之后,我低头又喝了一杯,我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同意我说的。

“明哥,你是不是没追过妹子”,我看着他,他脸上挂着笑容,说不出得迟疑。

“我大二的时候应该算是追过一个女生吧,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反正表白了,没被拒绝,还模棱两可的处了一段时间,手都没拉过。”

我笑了,难以理解。

明哥继续说,”那时候我天天只喜欢打篮球,大学上课也很轻松,你应该去过我们学校,学校的篮球场很棒的,比深圳这个鸟地方打球舒服多了。“,明哥的身形粗壮,力量也很大,打球加点技术应该是很强的。

“我那时候打球认识了一个妹子,有点难理解是吧?“,明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个妹子也喜欢打篮球,晚上打球的时候人不多,就和我们拼在一起打了,那时候我们队里都很强,都很直,只有我算是怜香惜玉一点,就我来防守她了,我是一直护着她的,她喜欢出汗的感觉,不怎么进攻,进攻能力也不强,基本上就跑跑位、传传球,所以我也很轻松。“

“和男的一起打球的妹子确实很少见啊,哈哈”

“一来二去,就熟悉了,一起打球的兄弟都是我班上的,我们这种机械专业全是男的,那时候大家也都流行找个女朋友了,兄弟们怂恿我去追她,我也是闲的没事做,认识久了也有点这个想法。”

“我很怂,我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兄弟们都叫我赶紧追啊,但是我对“追”这个动作只有一个概念,我现在也一样,我知道要追,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追,我又该怎么追。”

我苦笑了一声。

“一天晚上打完球,到了9点多了,球场的灯也快熄了。一哥提议我们去西门宵夜,有几个也是晚上没吃饭就来抢场子一直打到现在的,有人说一起去西门撸个串,喝点小酒,美滋滋的,大家都答应了,妹子也答应了。”

“妹子长得怎么样,你喜欢吗?”

“我觉得还蛮不错的,现在,哈哈哈”,明哥又喝了一杯。

“长得蛮高大的,长相现在来看其实也是很普通,但是当时也没有说特别喜欢,就是大家都找女朋友的,我觉得我也得找一个。大学也很宅,除了上课、打球、寝室开黑,哪里还能遇到妹子,所以当时喜不喜欢不好说,不讨厌是肯定的。"

"不过,现在还觉得有点喜欢了,哈哈哈。”

这个我懂,据说单身久的人连看到猫猫狗狗都觉得眉清目秀的,我心里想起这个笑话。

“大伙儿擦了汗,换完鞋子就一起往西门去,我一路上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几个朋友在前面聊游戏的事情,我和妹子在后面一排并肩走着,我不知道开口说点什么比较好,感觉有点点尴尬,我就装作很好奇的样子问了妹子一句她玩不玩游戏的,她说没玩过,我就把头往前凑和前排的几个一起聊游戏了。”

我拍了下桌子,有点想给他一巴掌,没忍住笑了出来。

明哥接着说,“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大家点的菜上齐了,我喝完一瓶啤酒之后。我感觉我的状态来了,我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笑的也更自然了,也就是更放的开了。”

“我大学的一个死党,张恒,这哥们起了个头,他说郑雨婷不是还没对象吗,觉得小明怎么样。”

“那个妹子叫郑雨婷。”明哥补充了一句

“我特么当时脸就红了,不是喝酒喝红的那种。”

我看了看明哥,他现在的脸就有点红,“你该不会现在还紧张吧”我嘲笑他说。

“那个妹子脸一红,就叫我们别瞎说,说再这样下次就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我见情况不对,就锤了张恒两下,这小子也是很机灵,马上就开始道歉,给我和妹子一人倒了一杯酒,我们三干了一杯。”

“张恒一坐下又继续说,其实小明对你还是蛮好的,每次你们对位,他都不怎么防你,也不揩你的油,你这不和小明喝一个说不过去吧”。

“妹子举起酒杯就来找我喝一杯,我笑呵呵的就喝了,我喝完酒坐下来之后发现大伙儿都盯着我看,似乎在暗示我什么,我也不太明白“。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难道他们觉得妹子对我是有意思的吗?我完全感觉不出来,或者他们看到某些我发现不了的妹子的暗示?“

“我心一横,觉得时机到了,吧?”

”喝完刚坐稳,张恒就暗示我赶紧表白,我表白也很简单,我就说郑雨婷,其实我还蛮喜欢你的,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异常冷静。“

“不说不要紧,这一说,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一个个一起叫”在一起,在一起”,郑雨婷妹子的脸更红了,但是没说话,她捂住脸,感觉是要哭了一样,大家看他这样半天不动,就停了下来,谁知道她把手挪开之后,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说,你们这样凑热闹也不嫌事儿大,我和明哥再喝一个就走了,待会儿宿舍要关门了。“

”没等她敬我,我就给她倒了一杯酒,只好说,叫她早点回去,我这儿再喝一会儿,我们宿舍近。“

”其实妹子转身走了以后,我说肚子不舒服,先回宿舍去了,起身我就往宿舍走,一路上脑子里好几个小人在对话,一个质问我为什么不去送一下她,一个质问我为什么刚才那么冲动说那种话。还有一个就问我她是不是同意了。“

“其实我是很紧张的,那天晚上喝的酒也不少,但是居然睡不着”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也有点看不懂,有时候没课的时候,妹子也经常叫我出去到处闲逛,去市区的欢乐谷也玩过几次,我们经常聊一下NBA和各自同学的八卦,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偶尔也有冷淡期,她很久不出现,我就自己按照以前的节奏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大三大四开始是实习和找工作,我去了深圳,她在武汉工作,我慢慢了解感情上的知识越来越多,我渐渐发现,我们并不是以男女朋友关系在相处的。”

我一句话也没插,想听明哥说完。

”我在深圳工作一年多,在关外的一家电子厂,厂是公家的,大家都很友善,可以干到退休的那种,压力也很小,游戏、打球、吃饭、喝酒,成了日常,后来妹子来了深圳,住在关内的女同学家里找工作,我们也见过几次,有两三次我辗转一两个小时去陪她吃饭,后来她说找工作不顺利,发短信告诉我说要离开深圳了。我似乎没觉得有不一样的地方,我的日常从来没变过。”

“这算是分手了吗?我觉得是的,反正我认识她以来,她从来没有交过对象,如果有可能就是我吧”

“我这个算不算是有追过妹子,算不算有过对象?”

我说,“算个毛线,顶多算个玩的比较好的异性朋友吧”

”没做过吗?“我笑着问,似乎有点猥琐。

”做个毛,手都没摸过,打球可能碰过吧,哈哈“

”我操,你这也太怂了吧,哈哈哈“

”我这个人真的是太他妈被动了,真的。我见到女生居然从来没往那方面幻想过,和电视、电影、小说中的完全不一样。可能是对方没有让我冲动吧。不过我是真的喜欢女的,看片也不少了,反复确认过。“

笑死我了,”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毛病“。

“不过我听说看片看多了,会对现实中的女人提不起兴趣的,毕竟片中的女的都是演戏,都太完美了,和韩剧毒害女性的套路是一样的,你少看点片。”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明哥一直点头,“我知道的兄弟,我看的比较少的,哈哈哈”。

我们又喝了一杯。

“所以,你和伊伊介绍的那个妹子,微信聊了吗。什么进度了?”

“不好说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