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女人的男人


(桥边红药) #1

我似乎见到了去年的时候,我有过两周好感的女生,在回家的路上。我停下脚步,站在她前方的右侧,盯着她的侧脸,她似乎是在努力张望他前方的左侧,路上急驰着来往的小汽车,快步地从我面前走过。

手中刚买的热美式有点烫手,我不得不换了一下握持这杯咖啡的姿势。但是我的眼睛视线还是没有从她的侧脸移开。现在回想那一刻,我耳机中音乐似乎从我的感觉中消失,她所处的背景已经变得模糊,我真的在努力地观察着她。那感觉就像你走在往常的路上,突然发现身边的熟悉的白墙上出现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洞穴,所有人都驻足往里头张望,想看清里面有些什么却一无所获。

好像是她,好像又不是她,我喃喃自语。

记忆中我完整的看过她的脸的时刻只有过一次,而且是正脸,就是那次我们相对坐着,她吃着麻辣烫,额头想似乎有一两粒汗珠。现在我只能看得到侧脸。

我开始有一点点愉悦的感觉,我能感觉到我的脸上正在酝酿一个微笑。我又感到十分的紧张,我不知道如果她转过脸来,认出了对方的时候,我该说点什么什么,我该怎么打招呼?

回想起去年的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麻辣烫的小店里见面,我什么也没吃,阴沉着脸,压着声音说一些毫无意义的客套话,似乎是感谢他从香港帮我带了一顶帽子。想到这里,我觉得我似乎欠她一个抱歉,那次见面似乎很不愉快。我似乎默念了一句不好意思或者对不起之类的话,我已经记不得了。

渐渐地她走到我的右前方,我稍微向右转,仍旧努力的看着她。我也转了一下我手中的握住的咖啡,虽然我感受不到烫了,这是一种类似肌肉记忆的行为。

我还是没能确认就是她,现在我只能看他的背面。我看着她黑色裙子下露出的小腿,似乎比印象中粗了一点,我好像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好像不是。我的视线往从小腿往上移动,上次爬山的时候,我记得她的臀部形状,如果我能看到的话,应该可以确认是她。可惜我看不到她的臀部,她穿的是一件袖子上有点蕾丝花边的小黑裙。

应该不是她,我告诉自己。

我仰了仰头,同事往左转身,抬起右手,喝了一口加了双份奶的美式,浓郁的苦味,混合着咖啡和牛奶的香气。一想到同样的阿拉比卡咖啡豆,711,只卖8块钱,我就觉得很棒。

我转身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发现她似乎在往我这边看过来,难道她身边的女伴提醒她有人在盯着她吗,我心里在想。

我已经转身了,我要回家。

那应该不是她。


(是咸鱼呐) #2

喜欢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