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叨叨叨

————深夜叨叨叨——
——
十九年前,我有七个QQ号,七个不同的密码,相同的密保,随便不记得哪个密码就可以通过另外六个找回来。
——
十八年前,我用四个QQ号去跟那个说不上暗恋的一个男生用不同的身份聊天,虽然是善意,但后来想想还是有点过分。三年后再回头一看,“我怎么会去欣赏一个长的那么难看的家伙”,把自己愁够呛。虽然当时的我,是这辈子中最难看的时候。
但是耐看,哈哈。
如今有个神奇的功能,叫做“自带美颜”。
那一年,我见义勇为的帮了他两回。
——
十七年前,有个男孩喜欢我。为了我他会为我做很多事。但也很能吹牛,我烦他们男生拿女生开玩笑瞎扯淡的样子。
男生里面,我混的挺开的。
女生很多也OK,但还是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看着你碰就要碎掉的女孩子。
我跟好班的同学关系也不差,很差班的同学也有关系好的。
他们的区别在于,学习成绩,
而我关系好的统一原则,就是女生之间的那种男生的义气。
我是靠成绩分到快班里的好吧?
……
成绩重要吗?成绩不重要吗?
——
还是十七年前,
我进了漫画社,以自己随性画着玩的一个帅哥,在漫画社出了名,进了组织部。社团里的人把所有的校服都脱给了我,我谁的面子都没给。
同年,进了篮球队,每次比赛前一练球我就跑路,最后比赛的唯一一个罚球却是我进的。谁让他们打球就打球呗打我手干嘛?
因此,出了小名。但不是因为进球,而是因为因为那个球的动作太经典了,球贴了下脑门儿,闭眼睛进的。
那两个月,我可是得意了一把。
后来,跟几个哥们儿每天五点来钟练会球,最后却终于成为了旁观。其实,我根本不会打篮球,好吧。
——
十八年前,我报名了希望英语杂志的比赛,过了初赛,she在了口语上。比赛前他们使劲背各种稿子,我跟练篮球时一样,没想到还过了。
我还记得那个英语作文,跟一个耗子有关。我好像跟着那个主题编了个英语故事。
比赛让我更开心的是,我看到了我小学同学班里的学霸,孙鹏琳,我现在还记得她的名字,永远的前三。
不好意思的事,我排第四。
班级因为成绩好,很多人不跟她玩,玩啥全不带她,只有我带她。因为大家怕一伙儿的输。
这个理由很充分。我带她也不输。那种感觉可骄傲了呢。感觉自己像个大侠。
看到她的时候,我们没提到小学,据说她考上了十七中,外国语。我差三分,一分三千,我没告诉我妈。
看,我多懂事儿。
估计他都不知道。
不过后来后悔了,同样的9000让我去了一所封闭的县重点学校。就是那种,老师会挥着凳子能往身上砸的那种地方,就是那种四个木头腿那种质量还挺好的木头凳子,楼道里坏的经常见。
他们被打了,还一声不吭,得到了家长的默认。回头还责怪孩子。我见过几次。更恶心的事,我们几个城市来的孩子,不服这个,遭到了老师伙同副校长的算计,我是里面最老实的。所以他们从我这里开刀,直到全年级3000多个学生,100多个城市的,全给想尽一切办法开了。路数不一样。
巧合的是,跟我我关系好的几个学习好的“贫困生”没多久就会跟我报道一些小道消息,比如,班主任意外流产了,之类的。
初中也有一次那种事件,挺诡异的,自行车轻轻一刮,就……
那时候会觉得是报应,现在会觉得,小宝宝白瞎了。但也好,那样一个妈,还不如换一个了。
这样想想,当时我真还不如去外国语呢。
结果,肯定好过当时的结果吧。
我真这么想过。
——
十九年前,命运多舛。其实,我简单,孤僻,内向,会写些小诗,说话会脸红,英语发错音会被别人笑,唯一得到了数学老师,一位脸上有一颗猴子的数学老师,耐心的读过我脸红的小诗后,会提出表扬,给我鼓励。我特别感谢他。一位男老师。而我的数学成绩并不好,初中我偏科严重,只喜欢语文和英语的语法,和代数,认为几何就是废话。估计因为如此,才导致我小脑后10年都没怎么发达过吧。
除此之外,初三的时候碰到了对路子的化学老师,一位女老师。保证了最后中考的化学的平衡线,中考总分数分工特别明确,356吧。多么有棱角的分数。
数学一半归代数了,
语文作文和阅读理解拿分,
英语半斤八两,
化学平衡线就是及格呗。
分数不偏不倚,正好这点分。
而且重点是,中考的作文我还不是自己写的。就那一次不是自己写的,因为小心眼儿,语文老师总说我是抄的,别人带写的。
青春期的报复心理完美体现。
然而,没有人知道的是,我是多么的喜欢学习和文字。
教育的打压。
我谁也没跟谁提过那些负面的东西,装糊涂的样子像极了那小子的某些时候。
二十年前……
跑题了,哈哈,故意的。
——
好了,19.18.17.16.17.18.19年前,不过是为了记录QQ的年龄罢了。从而,把你们认为我是“学霸”这个事解除一下。
要么我会有危机感,会出现矛盾情绪影响那小子。我不同意。
我不是学霸,也不是学渣,我只是个平凡人。大众老百姓而已。
我问那小子,你喜欢当一个特别的人,还是一个平常人。
他想了下说,平常人。
我夸赞他,这就对了嘛。那考试就别想着拿第一了。
这是那天说的话,不拿第一的事我没松口,我只是“奥”了一声。

而他今天晚上又跟我说,那我永远去超过最后一名呗。
这目标真伟大,我特别想说“好”,可是愣是一个字,就没挤出来。
我只是说“我当千年老四我就觉得挺好。”他若有所思的就睡着了。
好了,三点多了。
捋完了,他的初中生涯基本可以搞定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取经靠自己,生来不容易。不轻言放弃,做出你自己。管他孰是孰非,天地循环。古巴比伦人的文明都被从火星淘出来了,教育还有何惧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他个快意的随机应变。
最晚下周,他们该抽老师了诶。如果让他抽,运气肯定不错不错的。可教育局里说不上话,根本轮不到我们这么平凡的人。
那我们就平凡的“过日子”吧。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