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朋友间的暧昧?

暧昧,是一场空欢喜。是地上的人爱慕一朵得不到的云,为其写诗,尝遍思念,但等它真的变成雨缓缓坠落,飞奔入怀的时候,人却又撑起了伞。朋友间的暧昧,不管多轰轰烈烈、辗转反侧,最后都还是朋友且只是朋友,如此而已。不要高估暧昧的力量,它最大的作用是让人相信:原来,李大仁和程又青的故事,只是用来弥补现实世界中朋友间暧昧无果遗憾的。

朋友间的暧昧和恋爱中的暧昧不同,后者有准确的方向和明确的目的,而前者只是暧昧而已。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喜欢狗,会每天去宠物店逗一下它,不管刮风下雨,享受的是瞬间和当下的短暂快乐。但从来不会想要在自己家养一条,真正地拥有它,照顾它。陪伴生病虚弱的它,也见证日渐衰老的它。前者的喜欢是可拥有也可错过的无所谓,后者的喜欢是不想错过,想拥有。

这是两种不同的喜欢,暧昧的发生也是不同的。恋爱中的暧昧,是恋爱的一个阶段。它可以生根发芽,推进两个人的关系。这样的暧昧,爱情是土壤。但如果暧昧的土壤是友情,就永远不会开出爱情的花,这就是我想讨论的“朋友间的暧昧”。

打着“朋友”的名义有着超越友情的亲密,超越友情的互动,超越友情的帮助,是最常见最直观的朋友间的暧昧,也就是所谓的“朋友之上,恋人未满”。这样的关系要么是两个空窗期的朋友互有好感但又没到恋爱的程度,恰巧暧昧可以用来排遣寂寞和孤独;要么是一方有意接近,一方也不排斥也不接受,刚巧暧昧可以用来维持友情并也不妨碍各自爱情的追逐;要么是一方有意更近一步,另一方却只想两人做朋友,正巧暧昧可以用来缓解开口拒绝和被拒绝的尴尬。

无论朋友间的暧昧是上面的哪一种情况,结果都是没有结果。因为,“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换句话的意思是“只是朋友,止于朋友”。不要挑战友情的底线,更不要迷信爱情的魔力。

试图用暧昧实现从友情到爱情的,多数是以破产告终。水变成水蒸气的一般条件是加热温度到100℃,在此过程中,哪怕是99.999℃时,水都不会沸腾。

朋友间的暧昧,不管来得多热烈,多狂热,但亲爱的,这并不是爱情。

要相信,真正超越友情的喜欢,从来不是只甘心做朋友,而是愿意冒着失去一个一生挚友的风险也不要错过这次告白。如果没有真诚的告白,只是朋友间的暧昧,不如退回朋友的位置,回到自己的世界,好好计划自己的人生。

成年人之间的感情的确很微妙,甚至非常模糊,不是能用“男朋友”“恋人”“未婚妻”“妻子”等这些明确的关系去做简单粗暴地划分。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很复杂,复杂到有很多关系无法给予明确的定义。就像电影《小偷家族》中,他们是陌生人吗?是。他们是家人吗?也是。

正因如此,明确的关系:朋友、恋人、爸妈,才显得更为珍贵。明确的关系意味着确定的责任和义务,也确定着人和人之间行为的边界。虽然,感情难以被精准定义,但有了“明确关系”这把尺子,行为也就不易越界。

人与人相处需要分寸感,这样的分寸感是朋友在朋友的位置,恋人在恋人的位置,而不是含糊不清,在朋友和恋人的中线设置特别领域仅供暧昧。

或许有人会享受朋友间的暧昧,但一定也有人备受困扰。享受暧昧的人喜欢这种这种像雨像雾又像风的感觉,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没有承诺的束缚,也不必有责任的牵绊,只要“开心就好”。被暧昧困扰的人迷失在这种含糊不清的关系里,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这样的关系究竟更像朋友还是更像恋人?

以朋友身份暧昧的两个人特别像角色扮演,两个人默契地将对方认作自己的交往对象,以演员的身份说着真心话和违心话,用戏剧的方式来掩饰真实内心、逃避拒绝尴尬。不投入、不入情的表演和拙劣的演技,既不能假戏真做,更无法真戏假做。彼此的试探和躲闪,是你进一步,他退一步,你退两步,他进两步的游戏。

如果爱情是两个人互相奔向彼此,紧紧相拥,朋友间的暧昧更像一场礼貌的共舞,保持亲密却又保持距离。

“如何看待朋友间的暧昧”,这是一道友情题,不是爱情题。准确地说,它都不配成为一道爱情题。因为,爱情是直接的、是热烈的、是疯狂的,是有两张船票,一定跟你走的冲动;是多年后在日本偶遇,纵使各自成家,仍走进街边酒店的义无反顾;是两个人站在未完成的建筑里,让水泥从彼此身上浇筑从此永不分离的勇气;也是各自饮完一杯毒酒,不顾一切走向远方雪地的决绝。

而暧昧,只会让人受尽委屈,却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年轻气盛时,人对不同感情的认识和自己感情的表达不会那么精准,稍有偏差难免产生暧昧,造成误会。幸好,有足够的时间体验,有丰富的机会尝试,可以让我们渐渐变成可以分辨不同感情并敢于精准表达情感的大人。

这也是成长最大的礼物,拥有区分混乱世界和复杂感情的能力。这种能力,在遭遇“朋友间的暧昧”时,会自动将其识别为有害垃圾,并丢进垃圾桶。

《我可能不会爱你》是我每年都会重温的一部台剧,其中有无数好朋友互相暧昧的场景:比如自作多情的程又青被小鲜肉利用后和李大仁在酒店睡了一晚上;比如程又青工作不顺利,李大仁特地请假陪她一起旅行;再比如李大仁生病,程又青到他家照顾他,给他涂药油,给他煮鸡汤。

没有人会拒绝李大仁的存在,也没有人不想当程又青。如果能拥有一个这样“特别的朋友”,当然很好。但有一天,我们终归会在人生伴侣和异性好友之间做出最终选择。朋友间的暧昧到头来也不过两种结局:“早晚在一起”或者“迟早不联系”,前者发生的概率和“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的比例一样,占据极少数。

所以,最后这句话送给“想和朋友暧昧”和“和朋友暧昧不清”的所有人: 友情比爱情更历久弥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