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讀者

我的写作可是原创研究,自我摸索居多,除了国中醉心唐诗宋词的阅读,然后喜欢徐志摩和席慕蓉的抒情诗,练习写现代诗。
创作者在尚未遇到伯乐的读者前,最初的读者只有自己。
我爱吃水煮蛋,所有的营养只有反覆咀嚼消化,进入内脏器官才能使用。
一部小说也是希望很多场景亲自走过,才能更真实描写在读者心中,这也是身为写文者最大的幸福和满足感。
学会面对空无一人的创作时光,我才会知道自己热爱写作与阅读到何种程度,我真实想将心中最渴望的故事说出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