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者

总是三分钟热度怎么办?

看到史航先生在第一期《奇葩来了》播出后写的一篇说明。
有人微博私信提醒他说,去《奇葩说》恐怕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这并非你想要的东西。辩论太虚,经历才是真实。

于是这引发了史航先生一番仔细的思忖,究竟什么是他想要的东西呢?
得出的结论是:“我这辈子要的,都是暂时感兴趣的东西啊”。

看完只是想点一万个赞,认同力爆棚。
我操,怎么这些年没人告诉我这个道理?

作为一个双子座,我从小到大最怕被评价成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每次兴致勃勃跟母上大人讲我最近又开了个新业务,写了篇新文章,干了件新事,像小朋友想得到小红花的那种炫耀,却总被电话那头一盆冷水浇醒:
“折腾啥呀,安稳点过日子不行哦?”
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儿似的。

通常情况下,出于对星座的忠诚,我不会对此太过介怀。只是在这些年潜移默化的养成里,我甚至会为了匹配主流期待的需要而变得规矩许多。
等到回过神来,在一个已经被称作“后青春期”的时段里,才意识到——“天哪,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天性,去热一把啊!”

因为对这些看起来不靠谱的种种,我们到底还是会错了意,把本该放在重要位置上的“热度”剥离,却只对这“三分钟”耿耿于怀。

你会为了一个盎然的周末一时兴起买台烤箱,认真用蜂蜜刷好鸡翅漂亮地摆盘,然后静候十几分钟在“叮”的一声后,将它们一扫而空,吃完还吧唧吧唧嘴,好像从没吃过烤翅似的。

你会突然间对“生活在别处”的心情格外向往,在网上重金买下整套lonely planet,在书架上蔚为壮观地码成一排,午夜梦回的时候都在想象,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你会在无数个通宵工作的间隙里对着台灯发呆,想着如果当初不那么坚持自己的执念,是不是会好过很多?于是打开各种求职网站按照自己当下的心境去找寻其他心仪的职位,意图在360行里找一个不再是民工的行当重新起航。

这些都是日常的“三分钟”啊,可是你真正理解了吗?因为有这些场景的存在,我们才真正意义上有了“不一样的烟火”。

即便烤箱至今只被打开过这一次就丢在角落攒灰,即便你后来一次都没有过“生活在别处”,即便关了浏览器后你还是无奈地选择继续刷夜加班着,但只有这样的场景,才令你的生活有了那么一丁点可被期待的理由。

无论是性价比极低的一次烧烤经验,是曾有过的一千万种逃离的设想,还是忍无可忍的工作窘态,我们都不可免俗地在那一瞬间获得了别致的快感,纵使这种心境或许难以再次被取得。

其实我们都知道,要跳出既定的生活轨迹那么难,要有新的人生那么难。无论大小,即便有另外一种选择,也未必会是我们想象中的最好。

是咯,这个世界哪有完美无瑕的人生?

人生那么多可爱的选择,哪怕只是掐指一想,也不要那么着急去扼杀呀。

我曾经以为试错的目的,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不错,能够对,能够成为人生赢家。回神想想才明白从来就搞错了重点,做个人生赢家对我太难,做个人生幻想家或许还能靠点谱。

走点心吧。

在这个处处假正经的世界里,何妨一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