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者

我的同学阿牛

1999年9月10日。

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是新生开学的第一天。

那天下午,我跟老乡阿牛出去逛街。那是我们第一次来到大城市,杭州的天像是蒸桑拿,走几步就汗流浃背,连裤裆都是湿的。看惯了大西北贫瘠的光景,这江南的美色着实令我们深深陶醉。

满大街的的桂花树林立,美女多的两只眼睛看不过来。马路两旁隔离带里碧绿的草丛在太阳的映照下璀璨油亮,江南潮湿的空气中似也散发着青草的香气。阿牛不会说普通话,他用家乡话感慨道:如果我是一头驴我现在就低头把这些草啃光!

不知道为什么,阿牛这个比喻我到现在已经牢记15年了。

每当有人在我跟前说,“啊,好香!”

我的脑海里就立刻泛起一片碧绿碧绿的草坪来。

那天我们信步走到杭州大厦,繁华热闹,富丽堂皇的,东西也贵。

阿牛指着柜台问售货员小姐,这个手机多少钱?

那时候学生还没有几个有手机的,最牛的也只是腰里别着BP机。寝室里新疆的胖子就有个BP机,还是moto汉显的,特大。他说皮实得可以砸核桃,阿牛就记住了,一直想亲自试验下,吓得胖子晚上睡觉都藏在床框里。

当时我们还担心售货员以貌取人担心她看不起我们乡下来的,没想到人家满脸热情,她微笑着说:对不起先生,这不是手机,是剃须刀。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杭州大厦。

给我内心造成了极大的阴影。

我跟阿牛同个寝室,阿牛是个十分聪明的人。

阿牛这个称呼起初全称就是牛顿,由于他理科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有些连老师一下都答不出的题阿牛解起来却毫不费力,所以同学们叫他牛顿,时间一长,就简化成阿牛了。

学校运动会,阿牛问我报了什么项目,我说铅球呀。

他瞪大了牛眼,铅球?不会吧!我们班男生都报的是铅球啊!

我说咱们班男生太懒了又怕丢人,扔个铅球直接预赛淘汰掉,然后出去玩。

阿牛说你们不早告诉我!

我问他报了什么项目,阿牛说,我的强项:三级跳远!

我说啥时候跳远成了你的强项了?

阿牛说,不是我吹牛,这次我直接能把你们给震撼掉!等着我夺冠的好消息吧!然后跑出去借运动鞋去了。

按照阿牛的请求,我给哥们买了瓶冰镇可乐,一个肉粽,准备等阿牛夺冠后犒赏他。

好不容易到了跳远比赛,眼看着快轮到阿牛了,偏偏这个时候阿牛人不见了。急得班主任让我上寝室找。

我跑到寝室,看见阿牛穿了个运动短裤在刮腿毛。

我说都到啥时候了,你磨叽个什么,阿牛头也没抬,很专注的继续刮他的腿毛。

阿牛的两条腿虽然比我们一般男生要白,但阿牛体毛茂盛,两条腿从远处看,蔚为壮观,黑压压,毛茸茸,煞是骇人。阿牛嘟囔着说,我毛太长了,跑出去丢人,我刮刮掉。

我一把拉起他骂道:刮个毛!下一个就是你了,赶紧!

阿牛脸色一变,扔下刮胡刀就跑。

我捡起刮胡刀,感觉好熟悉,顿悟就是我的。

等我接着跑到现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阿牛出现的时候全场一片沸腾,欢呼声一片,震耳欲聋!

为什么呢?原来啊,阿牛情急之下,只刮了一条腿的毛,只见一只腿白白亮亮,较之女生大腿绝不逊色,另一只腿,黑黑戚戚,乌鸦见了也动容。

阿牛跑起来了,黑白相映间,先单脚跳起,中间一步跨过,空中弹起,双脚落地了!可惜的是,阿牛没有拿到名次,跳完之后,以火箭的速度向寝室方向逃了。

我们寝室在阿牛的带动下,集体报了各种考试努力复习。胖子发誓说,阿牛别看你学习好,我这次一定要一次性全部通过!你过几门,我就过几门!阿牛说,好!有志气!同志们,兄弟们,大家一起奋斗吧!在以后的日子里,阿牛还是天天玩他的,我们也都整日昏天黑地的战斗在网吧。只有胖子每天晚上熄灯后,买了蜡烛,光着膀子爬在桌子上看书。

临考试没有几天了,阿牛出去回来大叫一声,不好!

我们问怎么了?阿牛说,遇见小偷了,钱包不见了!

我说阿牛你钱包里有多少钱,这月吃饭不够的话兄弟们挺你。

阿牛说,钱包里有13块钱。

闻言后,没人理他了。

阿牛急了,说,你们不知道啊,我的学生证身份证,包括准考证,可都在钱包里啊!此话一出,大伙又凑过来开始数落阿牛的大意。

阿牛开始郁郁寡欢。

没过几天,阿牛兴高采烈的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阿牛一股脑儿将信封里的东西全倒桌子上说:看!这小偷真仗义,把我的证件全按照学生证上的地址邮寄回来了。

我们面面相觑。

到了考试的那天,记得那是一个星期日,下着小雨,按照考试的时间是早上10点好像,9点的时候我们还在睡觉,一个声音说,你们去不去考试啊?

我下铺用脚踹我的床板,说,你去不去?

我翻了个身,说,不去了,我书一页也没翻,去了也是白去,下雨呢,接着睡吧!

于是寝室又安静了,呼噜声响起。

突然,胖子腾的一下起来,大声骂道:你们这帮儿子娃娃,钱都交了,书都买了,怎么都这副德行!然后就听见起床洗漱,装包的声音。

胖子一把把阿牛也拽起来,说牛啊,连你要是都不去考试可太对不起你爹你娘,还有我,还有这些儿子娃娃了。

阿牛大眼一睁,说,好,我跟你去考试!

于是,在一片呼噜声中,一胖一瘦互相搀扶着,打着一顶破伞去考试了。

数日后,考试结果公布,阿牛全数通过,虽然是刚刚及格;胖子全部挂掉,最高的一门37分。

晚上,阿牛买了一缸子爆炒螺丝,数瓶啤酒,以示庆贺。

我们在一片吵闹声中猜酒划拳,胖子沉默。

半响,胖子突然自言自语说道:人家只看了一晚上书就全过了,我天天看书,居然一门都没过!天啦,这究竟是什么世道!

我们都偷偷在笑,胖子抓起一瓶啤酒,猛灌一口,盯着阿牛早已喝红了的老脸,说:阿牛,我恨你!

有一阵子,学校男生间流行赌博,以寝室为单位,先是小规模小零钱,后是互相流窜大规模聚赌。开学好久了,有个班就两个男生交了学费,学校开始彻查。后有人给校长写了匿名举报信,上面只有几个字:此事问××班阿牛便知一切!

阿牛被叫至校长办公室,校长让他交代,阿牛狡辩:你说我赌博了我承认,可要是说那些学费都被我赢去了,打死我也不可能啊!

后来,学生科在阿牛床底下搜出盖在饭盒里的骰子一套,麻将一副,扑克牌6盒,赢来的香烟、啤酒、游戏机、毛片、武侠小说,甚至还有一箱方便面,甚至还有一套崭新的西装。

后来偷偷给了阿牛一个警告。

有一天晚上,大半夜了,我们被吵醒,一哥们出去一看回来大喊:阿牛跟人打架了!

我们赶紧出去,就看见阿牛跟别寝室一男生互相揪着头发死磕!

那哥们光只穿着内裤,阿牛里面全裸,外面罩着我们寝室一兄弟的黑色风衣,造型华丽。

我们拉开,阿牛指着那厮骂到:日你妈皮,老子戒赌好久了,今晚好不容易玩玩炸金花,一晚上就赢了7块钱你还赖着不给……我们才了解到,他们的起底是1粒花生米,这7块钱等于是一笔巨款。

胖子打篮球从台子上摔下来,韧带撕裂,惨不忍睹。我们寝室的人把他送到邮电医院,护士要抽他肿胀的淤血,胖子一看那粗壮的针筒,声音都变了,带着哭腔说:你们这是给猪打针用的吧?

我们不忍目睹抽血过程,聚在门外。

就听见杀猪一般的哀叫,伴着护士的呵斥声:一个大男人的,你叫什么叫!

就听见胖子痛苦的声音:你也忒狠了,妈呀,你杀了我吧!

我们一边替他难过,又忍不住都笑。

这下可好,胖子一受伤,我们寝室的人都有了不上课的借口。

白天集体去陪床,晚上集体去看望,班主任特感动,她说你们的感情真好!

其实不然,都是出去玩的,胖子在床上痛苦的呻吟,旁边一空床,寝室一帮人都围在那里打扑克。好嘛,渐渐变成赌博了。胖子指着我们骂:你们这帮畜生啊!

有一天晚上,我和阿牛还有大个子,三个人在邮电医院附近一个网吧玩,我正在聊qq,忽然听见阿牛和老板吵架的声音。老板不让阿牛上网,我说阿牛你是不是看黄色网站了?

阿牛呸了我一脸,指着老板骂道:你看后面那几个,看黄色网站的你不赶,你管我干什么,我那是在学习!

半天我才弄明白,原来阿牛在人家机器上下载photoshop安装,文件太大,拖得整个网吧的人集体掉线,统统找网管,老板急了才赶阿牛走。

我们三人被赶出网吧后,又只好回到邮电医院。

一进门胖子就把枕头砸向我们,气得直喘气,大声骂道:你们还有脸回来啊,我快让尿给憋死了,我又动不了,你们说好是来伺候我的,人呢?都跑网吧去了吧?儿子娃娃,你们太不是人了……阿牛刚被赶出来,也气道:不是有护士吗?你叫护士呀!

胖子直起身子,指着阿牛的额头就骂:有本事,你当着护士的面尿出来给我看看!

还在邮电医院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们又在胖子旁边的空床上炸金花,胖子的哥哥也从新疆赶来了,他也在,我们6个人。

阿牛输了钱,红了眼,说咱们一局定输赢!大家商量下,同意了。

结果阿牛又输了,几个人凑到一块嘀咕一翻,说,阿牛只要你能办到一件事,就不用给钱了!

阿牛说,什么事情?

如此这般告诉阿牛,阿牛说,这太过分了吧,我不敢啊!

我们说那给钱,阿牛说好好好,我去试试!

然后阿牛就出了门。

前台有个护士在值班,阿牛绕着护士转了七八圈,护士在抄写着什么,停下来,看着他。

阿牛看着护士,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护士说话了: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阿牛结结巴巴说,没,没事。

又回来了。

我们发彪,阿牛怕了,又回去,继续绕着护士转圈。

护士傻傻的看着阿牛,阿牛心一横,跟护士小姐说:其实是这样的,我打牌输了,他们说让我跟你说三个字就饶了我……护士一听,脸一红,低下头说,你不要跟我说!

阿牛很为难扭捏着,又要回来,我们作势要砍他,他只好站在那里不动。

半天说,小姐你就帮帮忙听我说吧,护士还是那句话,你不要跟我说!

阿牛急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声说:护士小姐!

护士抬起头不安的看着他,阿牛鼓起所有的勇气,大声对护士说了三个字:我———是————猪!

在护士惊愕的眼神中,阿牛撒腿就跑,我们快笑疯了。

有一年寒假,本来不打算回家过年了准备在杭州过,所以车票也没买,结果偏偏家里不肯,眼看都过年了,春运的车票就像如今的处女一样,虽然炙手可热可惜奇货可居,一票也难求。就这样一直到了大年三十,我们不抱希望的跑到城站火车站,居然碰巧遇见退票的,还是卧铺,年三十的票还打了八折!

我们匆匆回去打点行李,下午16点的火车开往上海中转。

我们两个邋遢鬼,拖拖拉拉,临火车开车还有2分钟的时候进站检票,冲进站台的时候火车已经动了。列车员正在关门,我们跟着火车跑,行李从车门扔,蹿了上去,列车员骂了什么没听见,窜了几个车厢总算找到了座位。

到了上海,我们没出站,直接在老家那列火车站道上等,晚上8点开车,我们到达上海才6点半,好么,大冬天偌大的上海火车站的隧道里,人影稀疏。

阿牛说冷啊,站起来在隧道里跑步,过了一会,他捡了个行李箱的轮子回来,也不知道哪个遂鬼的箱子掉的,跟我一人站一头,两个人滚着轮子玩。

后来遇见一个新疆维族人,我们聊起天来。

那个维族人说,你们买的是这个样子(做了个半蹲的姿势)的票,还是这个样子(双手合十放在一只耳朵后面脑袋一歪,作睡觉状)的票?

阿牛学着他的动作枕着双手头一歪,说,我们买的是这个样子的票。把我没乐死。

等车实在无聊,每过十几分钟就有一次车到站,人潮流动一会又趋于安静,阿牛又站起来使劲挠挠头(习惯性动作)说了句我去做做好事,然后突然跑到人群中去了。

阿牛先是找漂亮姑娘帮忙,可惜人家不领情,不是以为他是宰客的就是有不良企图。

没过多久阿牛放弃了对漂亮姑娘的无私服务,开始专门帮助老年人。

我看他帮一老头扛个箱子到了出站口,老大爷掏出10块钱要给他,他说,我不要钱的呀!

老大爷愣了下,说:那你这是干什么嘛?

阿牛回答道:为人民服务。
一个暑假,阿牛跑到南京一个朋友的电脑公司去打工。

晚上下班的路上,遇见一个女的跟他搭讪,说她是外地来投奔亲朋的结果没找到,没钱打电话,没钱吃饭,没钱住店,实在可怜,希望我的朋友阿牛能帮助她。

阿牛马上就作出了反应,说,好啊,你吃饭要多少钱?

女的一听,高兴的说,不多的,你给我多少就多少好了,只要我能吃饱饭,顺便打个电话回家。

阿牛说,你家在哪里呀,我看你怪可怜的,你回家路费得多少钱呀?

此话一出,这女的两眼放光,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

她马上说,300块钱就够了!

阿牛说,那你路上吃饭呀,喝水呀怎么办,肯定不够的,这样吧,我给你500!

这个女的就差没拥抱阿牛,兴奋地直说,你说多少就多少。

阿牛掏出钱包,翻了翻,为难道,我刚下班身上没带钱,你要是方便的话跟我回家去拿吧。

她当然愿意了。

于是阿牛在前面走,这个女的就在后面跟着。

阿牛走啊走啊,不时还和这个女的聊天,越走越远,天越走越黑,她有点怕。

说,大哥你去取钱吧,我在这里等你好了。

阿牛说,就在前面,快到啦!

于是女的又跟着走。

阿牛拐进一个小巷,僻静,悠黑。

这个女的心里更害怕了,说,大哥怎么还没到呢,都走了这么远了?

阿牛说,前面就是啊,这就到了。

马不停蹄继续走,女的跟着走了几步,越走越害怕,每走一步都朝四周看看,声音发颤的说,大哥,你不是坏人吧?

阿牛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笑道,你说呢?

女人尖叫一声,撒腿就跑,其速度绝不亚于百米冲刺的健将,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开学后阿牛跟我们讲述这次经历的时候,我说如果她真的敢跟你回家呢,阿牛说那我就还真能给她500块!我料定她不敢,你不知道啊,我住的那地方,我每天晚上回去都头皮发麻呢,黑得人心里毛毛的,还得感谢她陪我这一段路啊。

毕业前,阿牛和我等四人在小龙驹坞一个农家小院里喝酒吃饭,地道的农家菜。

小院里有几棵橘子树,一排竹子,一只黑色的小狗。

我的酒量是最差的,其次是阿牛。

阿牛一喝酒连骨头都能红透了,脸上的青春美丽疙瘩痘因为酒精的刺激变的发紫。

我们喝着喝着阿牛不见了,后来发现他已经在橘子树上。

绿色的橘子被阿牛摘了一地,心疼得主人在下面哇哇大叫。

好不容易给哄下来,阿牛又抱住一根院子里的晾衣杆子不撒手。

气的胖子给阿牛一个耳光,阿牛一只手抱着不放,一只手捂着脸说,我知道这是一根杆子,你别打我。

阿牛接着又说,我的表不见了,你们快给我找。

他们都弓着腰在地上仔细的找,老板娘还跑过来拿着一只手电筒。

我盯着阿牛。

胖子拉我说你快帮着找啊,找到了赶紧回!

我看着阿牛红得发紫的脸说,三年了,我就没见他戴过表,他哪来的表呀!

关于阿牛的爱情。

其实阿牛真的很不一般,我们刚来学校没多久,一个星期后,阿牛就在操场拉着一个女生的手在转了。阿牛下的一手好棋,但他居然下不过一个女生,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奇耻大辱。

也不知怎么的,两人居然就对上眼了。

那女生是新疆的,放假回家跟我和阿牛顺路,我们先到她继续得前行。

我们下车后,阿牛站在火车跟前,牛女朋友在火车上,两人对着车窗哭,不依不舍。

看着火车走远,我说牛啊,你一定不要辜负人家啊,多好一女孩呀!

牛哭着说,她的火车票还在我手上,你说到站了她能出去吗?

毕业后。

我们四五个人合住在一个叫保亭的城中村的小区。

我们先后都找到了工作,就一个哥们不找工作,天天在家玩游戏。

有一天,另一个哥们迟到了就没上班,陪他打游戏。

第二天,又一个哥们请了假,三个人在家组队CS。

一个星期后,我们全辞职了,全部在家PK。

一个多月后,我们都没钱了,又找工作上班。

阿牛后天发工资,其余我们三个还得半月。

就剩下17块钱!

我中午回来做饭,等他们回来吃。

我花5块钱买了一个菜板,花7块钱买了一把小菜刀,剩下的5块钱包括:小葱一把,挂面1把,盐,醋,十三香。

他们回来傻了。

狠狠骂了我一顿,看着我煮熟的挂面,都边吃边笑。

菜板和菜刀让他们无语。

他们说都啥时候了,你买这个搞球呢!

难道真的就只为了切那几根葱吗?

关于阿牛的工作。

阿牛平面设计,一次来一福建的大客户,坐在阿牛后面盯着阿牛干活。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吵了起来,那个留山羊胡子的鸟人骂了阿牛的娘。

阿牛当着老总的面,拿起旁边的座机电话把人家客户的头给砸破了。

老总刚说了什么,阿牛指着他说:闭嘴!

全公司人眼睛都直了,从那种兴奋的眼神里能看出那种惊喜的快感!同时又都替阿牛捏了把汗。

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剧情逆转,阿牛砸破脑袋的客户居然把阿牛拉到他公司去了。

走的时候,阿牛的老板说违约要违约金的,人客户当场就给阿牛陪了违约金!

阿牛去福建了。

一年多之后,阿牛又回到了杭州。

那时候,大伙的工作和生活趋于稳定,也逐渐住的都远。

我们先后有了女朋友,总感觉都是不停的搬家呀搬家呀。

我们一有时间都喜欢去文一路和教工路一个叫“衢州三宝”的小饭店去喝酒。那家店的鸭头堪称一绝,煮的酥烂入口即化,辣得过瘾入肉三分。

我练就了一种吃鸭头的绝技,三两口就能将一只鸭头吃个精光还毫不浪费,辣得爽歪歪,大口喝冰可乐。

当时就阿牛住的离我比较近,我后来住在翠苑,门口有个物美大超市。

阿牛总是过来说自行车给我,我去趟超市买点东西。

阿牛从超市回来后,满头大汗,我说钥匙给我我要去上夜班了。

阿牛擦了把汗咧嘴一笑:丢了。

我说别开玩笑了,我快迟到了。

阿牛说真丢了。

又有一天,阿牛又骑着我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自行车去超市,再次只身回来。

阿牛当着我的面,把天下的小偷祖宗十八辈骂了个遍就回去了。

我在杭州丢过4辆自行车,1辆电动车,2辆是阿牛丢的。

2005年我准备转行,下决心后辞了职去了一家文化公司做文案。

第一个活给濮存昕做了一支电视广告,老板给了一笔钱后却告诉我公司要散伙,他要去投资拍电视剧。

我半年没上班,天天闷在家里不出门。

06年阿牛搬家去了很远的地方,我跟女朋友分手后,跟这帮兄弟们喝酒说我要离开杭州去北京。

国庆节阿牛跑过来说他跳槽了。

那次聚会后,我离开了杭州这个呆了近8年的城市只身前往祖国首都北京。

再一次见面已经是六年后。

如今,阿牛自己创业开了公司当了老板。

不知道为什么,停留在记忆深处的大都是在学校的日子。简陋不堪的寝室,繁花似锦的桂花树,后山茂密的茶树园,要走半天才能到达的石板路,能赊账一个学期的校门口夫妻小商店,深秋傍晚操场上漫天飞舞的红蜻蜓,熬夜通宵的网吧,取钱只能坐306路公交车去的小镇,爬过北高峰可以绕到灵隐寺后山逃门票,翻过保俶山可以游西湖;古荡、龙驹坞、金鱼井、杨家牌楼、老东岳、东方中学、新凉亭、西穆坞、留下……

我有个同学也叫阿牛,他是一个平凡的同学,个子不高总是坐在前几排,没什么脾气对人和蔼,学习不好也不坏。这样的同学总是让人印象不深刻,但是善良平实,反而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