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去年,岂便他人知 --迷失者的述说

想想去年,岂便他人知 ——迷失者们的述说


想起之前一直看的关于星爷《大话西游》电影的众多评论,对其中一台词——“他看起来好像一条狗哦”引用最多,也众说纷纭,既是一种他人对自己评述,也是一种自述,一种真正是自己所认为的他者对自身的述说,在此厚颜借用了。

人呢!好似与石头、与花草等并无相异之处,都是经过他者的述说来在公认的现实空间中呈现出一个整体形象,虽然这与自身之间通常都是对立、相抗的。也便如此,在即使回忆也仍是一片空白的来蓉城的第一个年头,在别人的告知中结束了,也就是进入了自认为之后最为复杂、纠结,也是众人中所认为纷扰最多的一年。 假期末,去火车站的途中,同行的室友在我们互扯正起劲之时,突然开始讲起关于我的八卦。有些发懵,虽然其在开始便加了一现今通用语“听别人说”。不过,看他那神情,我想,其间兴趣更甚者非他莫属吧!也罢,好似脱离了一个圈子,进去另一个圈子,场与场之间时刻生成、交织着,从而在这个社会空间编织着属于公众的“我”,而“我”总是顾全不及,并没有什么,自己也是纷扰中一员,也是“他我”的编织者之一。我想,大家也都是他人的营造者吧。也便是“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何必呢,都是话题的营造,何必再如此诗意地表达呢!

好像当初也似一怀揣着梦想进入这如今看似熟悉、实则仍是无比陌生之地的一员呐!记得,三月末,第一次感情经历在既有些突兀、又有些憧憬的焦灼、矛盾的心态下开始,当然结果可想而知,昙花一现。一个看似正常、安静的人,却总充满着事事总是对立的心态,在任何一与之间相较陌生的因素的碰触中总是如大门砰然开合的状态般,开始、结束都陷入一种自身无法控制的状态之中,无法再以平静的、理性的面容来掩饰之下的对任何事的焦灼之心。所历之种种,总是一种似合实离的心态,即使日常接触任何相对陌生的事、物、人,同样如此,之前所有平稳的各项指数都自发的开始积聚、升高,直至在激烈的状态下轰然结束,使“昨日芝兰岂便芳,谁知嫩草不经霜”的预设下验证之前的“预知”,此实可恨极矣,对他人、对自身。又见重复,何苦来哉!

联系突少,每次电话前都思索半天,考研之事在朋友下这个决定之后便大如天呀,哪有时间陪这个无所事事者闲聊呢,我如是想!怀着忐忑之心偶尔几个夜晚伴着月光,微微地相扰下,足矣。突然而来,突然而去,无论基于何种观念,对事对物,都追寻着一种“特性”,每人都一样,很遗憾,言无尽、浅则止吧! 整个童年也便是现在这般,除空间的相异,好像并没有因时间,而使我这个三维动物发生改变。

雨后,醒来,无事,蹲在树下,揪着由雨水激发生机而漫爬的蜗牛,可拿在手中的总是缩在壳里的蜗牛,确切地说,应该是一里面似乎存在一生灵的旋涡型玩具。只有极力控制那按捺不住的双手不伸向它,才可以看到其在树叶上贴合,伸出触角。可就在因呼吸而引发的空气微弱波动下,就又把两只触角缩回身体,紧接着又全部龟缩在那可恨的硬壳中了。一种“清高”式的形象便在此刻身为观者我的眼中形成。而之后,更是激发了继续挑逗它的恶趣味了,一般总是以其自以为坚固的外壳破裂的结果结束,而又重新选取另一目标,开始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的循环,兴趣不减!

够了,真是够了,又进入一次循环,退缩、不知所措好似已成常规。也有次例外吧!不过,好像就连此感叹也是一种重复,破碎,自我缝合,破裂。缝合,这样复始下去,次次感叹自己生命之坚强。

枫叶还未落尽,梧桐其实也没有完全归于沉寂,长桥下的明远湖面仍然倒影着远处的灯光,也就是在电锯声一次次响起中,人为地营造了冬日的空寂。就在这种空寂中,就在这雨滴浸润的道路上,有着两个拖着行李箱的人走着,好似听见“**,听别人说,你今年的八卦有点多哦……”

2016.04.01

1赞

支持(Markdown、BBCode、或HTML格式化内容,图片可直接拖曳或粘贴),段落与段落之间空出一行,试试排版。

刚进入,不熟悉,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