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开了光的烟

文/ 王啸坤


我记得那几年,好像还很少有人抽长白山。

也记得,那些年,我似乎都在游走,不知道什么是家。

这是一首关于爱的歌,之于我而言,其实更像是表白,对着自己的爱人,对着自己的成长。曾经不畏强权,曾经不屑礼数,到现在,沉溺于父爱,打拼为营生,不觉得可惜,只觉得,好吧,这样挺好……特好。

平时看朋友圈,最烦的无外乎拍个飞机感慨自己多忙的同行,和大彻大悟于人生,感觉谁都不懂自己的心灵鸡汤了。有一天老婆问我:好多恋人分开了,寻觅着,找到,又分开,图什么呀?咳!不就是没找到对的人嘛!找着了,其实就没那些个鸡汤喝了。

长白山,不是什么鸡汤,我也确实没本事道出些特普世的情愫愁思给听众,对!这就是我家里普通一天的生活,那时候还没领证,没见爸妈,没孩子,有只猫叫J-LO,后来还死了,我就说那一霎那的事,不管后来我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有了怎样的进阶,不想了,就那一天,我想写点儿东西,记住她,记住那是什么力量定住一个浪人的归宿,是什么情感升华过了头,还给这个世界又多添了一个家。

我这个人啊,放荡惯了,不爱束缚,不图富贵,若要图,说不定比现在好很多也未尝可知,错过了太多机遇,放弃过锦绣前程,喝多了哥儿几个一聊:坤儿!你可真行!你这不有病吗?

哎……兄弟,喝你的吧,你知道嘛呀!我乃二等天才,小聪明一吨,大智慧负分,蓬头垢面演出,你看我就当看一期《欢乐喜剧人》。谁没个野心啊,不是觉得拼狠了还没成,不好意思嘛,哈哈哈!可就一截,我,有个美满的家庭,可爱的闺女,健康的父母,还有基本上不算媚俗的职业生涯,我何德何能啊,是不是?我都快30啦,又不是帅哥鲜肉,我挺好的!行啦!服务员,再来一箱啤酒!冰的!

……

就这么回事儿,长厢厮守,白头偕老,山盟海誓。这Slogan也是我游说公司的时候现想的,哪儿有那么高深,那就是普通的一天,一支开了光的烟给我的勇气,把爱写得淡点儿,自己的日子,过得实在点儿,而已。

现在,长白山这烟是涨价了,我……没涨多少。

现在,我天天跟狐朋狗友喝个通宵回家被一顿臭骂,但是这个家,是真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