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者

对不起,别找我,我去兼职当滴滴司机拉活了(2)

女人喃喃的轻声安慰,男人絮絮叨叨的开始骂某人,我问她前面的路我不太了解只能听导航走了,女人说无所谓,又说不好意思啊。


4月27日

吃完晚饭陪儿子玩了会,出门已经过了21:00,在小区附近接到一个单。离我家东北方向有个在建的新小区,最后一期已经完成,入住率大约有一半,乘客告诉我她在小区的南门。拐进南面的一条小街,我停在小区的大门口打开双闪等着,几分钟后没人过来,我依稀觉得这个街叫南街,我所在的这个大门是正门,似乎应该是西门!我赶紧下车问了一下小区保安,果然,南门在车后50米得掉头再左拐。我赶紧过去,结果到达南门我又等了大约5分钟,乘客才出来。她要去万达广场看电影,说有路线一路给我导航。确实,走的都是些羊肠小道,基本都是在小区之间穿梭,没有进大路。我觉得虽然是抄近道,但速度起不来,也没路灯,反而耽搁时间,看她如此执着就一路听之任之。

通州万达广场是通州新地标,果然接单迅速,前者还没关好车门后者已经快到,连车头都不用调转我就接到了一对情侣。车程很短,男的坐副驾,说他也注册了滴滴但还没开始拉活,特别健谈,倒是我不知道说什么。

这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连续接到的3单活都是突然乘客自己取消,我怀疑是有人在附近刷单,附近有地铁站我在北运河停下来等单。

地铁的末班车将至,大街上散落着一些等人的车辆。有出租车,有快车,也有几辆车在后视镜那挂着一串红色小灯在趴活。北京的春天极其短暂,早晚温差较大,打开车窗竟能感受到一丝料峭的寒意。

从一个叫阿尔法的小区送人出来,我接到了一个女孩。她要去一个叫南许场的地方,我表示很陌生。女孩一上车咳嗽了几声,我告诉她以后叫车不要一个人站在僻静的地方,那样不安全。我问她为什么不再往前一站,她说地铁的终点站全是黑车见人就问有的生拉硬拽她有点害怕。晚上大车都活动了起来,拉沙土的大卡车轰隆隆像一艘艘雷鸣的怪物呼啸而过,卷起的尘土飞扬开来,夹裹着浓重的尾气。女孩又剧烈的咳嗽几声,我赶紧关上窗,从副驾车屉里掏出今晚送出的最后一瓶水递给她。女孩感激的说声谢谢,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认真的给我指路。几公里的路却都是小路,眼前是一片黑暗很少看见车辆,我打开远光,车子像一条在田间蠕动的甲虫缓缓向前。她当着我的面支付了12.3元的车费,连说了两声谢谢,又说谢谢你的水。我调转车头,走了没1公里,发现这不是来时的路,又赶紧打开导航回家。

4月28日

上车的是个中年男人,戴着近视眼镜,烟味很重。他说是朋友帮他打的车,到达后有人会支付。然后开始发飙骂滴滴,他说就在刚才他坐了个拼车,只走了几百米就中途下车了,结果显示车费160多让他支付!他现在没付款打不了车,说投诉了几次还没解决,说着还给我看了一下他的出行记录。我瞥了一眼,看见他手机的拼车单终点是顺义某地,想是他误操作,看他激动的样子就没再言语。他继续拨打电话,要求滴滴解决,最后说是给司机支付10元车费司机确认后就取消平台显示的支付金额。他又联系了之前的司机,司机要他发个红包,他说不会发,又扭头问我会不会,我告诉他你得加人家微信,他一听就火了,吼出几句脏话并表示不是骂司机是滴滴的做法不对…到了小区门口手机也没放下,并示意我开进去。他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指着路,电话里告诉那个司机让他明天在小区门口等着,他给他10元现金。

5分钟后我接到了一对夫妻,这是我兼职以来拉到的第一次较远的里程,从通州北苑到丽泽桥。

男人喝多了,到京通快速的收费站他主动给我过路费,然后说我不行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家,说完自己按下车窗半个脑袋伸在车窗外,我提醒他老婆看好他,如果他想吐提前告诉我。几分钟后,男人突然从蜷缩着的状态恢复过来,我从后视镜看见他一把抱住了女人,我闻见浓重的酒气让人有点作呕,然后听见他口齿不清的说,“媳妇儿,钱没了,咱再挣!”鼻腔里一股急切的喘息后,补了一句“不要紧!”

高速至双桥,女人急声告诉我他要吐了,我赶紧打开双闪靠右停在一个离出口不远处的匝道上。女人下车扶着男人出来,蹲在路坎上开始呕吐。我下车从后备箱取出一卷手纸,掏出一瓶水递给女人,她连声说谢谢要给我五星好评。上车后行驶到大望路,都看见国贸桥了,男人又想吐,我在新世界对面的匝道上停好车没有下来,女人又扶着男人下车,我扭过身子往后座看了看,发现还好没有吐在车上。男人吐完后,蜷缩在后座我怕他把脑袋再伸出去,也怕风吹着他,慢慢把车窗关上。他突然嘤嘤的开始哭泣,抽泣声由小渐大,女人抱着他像抱着一个委屈的小孩。

女人喃喃的轻声安慰,男人絮絮叨叨的开始骂某人,我问她前面的路我不太了解只能听导航走了,女人说无所谓,又说不好意思啊。

进了二环男人睡着了,女人问我借手机充电线,我把插头拔下来往后递给她,线不够长,她往前凑着趴在我的座椅背上翻手机。快到小区的时候,男人醒了,女人问他还想不想吐。男人说,行啊,要不再吐吐?

听得我噗嗤一乐,女人也笑了,说那你就吐吐吧。

下车后又是一阵呕。

小区的门卫老头不让进,我赶紧说,大爷,这位喝多了动不了,我得给人放楼底下。老头朝车后座看了几秒钟,升起了车杆儿。到了楼底下,女人扶着男人下车,又说声谢谢,男人已经处于昏睡的状态,半个身子浮在她肩上,脚步踉跄。

第二天醒来肯定头很疼,我想。


如果有兴趣也可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时间我会再记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