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者

对不起,别找我,我去兼职当滴滴司机拉活了(3)

白色的柳絮犹如大片的雪花漫天飞舞,草莓音乐节在向她们招手,车里的三个女孩因被堵在路上而心情显得有些急躁。


4月30日

今天是五一放假的第一天,我却在早上上班的正常点醒来了。出门是7:40分左右,老婆孩子还在熟睡。本来想先吃个早餐,我顺手点开“出车”却意外的一下子秒派了一个单。向北直行1公里是个妇幼医院,等了一个红灯后我便前往。

叫车的是个小伙子,20多岁,上车的却是个50多岁的中年女人。小伙子嘱咐我把他母亲安全的送到家,到达后由他支付。

本来我还担心今天是假日的第一天会不会出门就堵,查看了一下路况,发现她去的这个叫凌庄的道路地图上都是绿色,全程大约20多公里,而且过了土桥地铁,沿着津塘路一顺到底笔直即达。

阿姨坐在副驾上,表情严肃。我问她晕不晕车要不要喝水,在妇幼医院是不是要升级当奶奶了。她突然叹一口气,说儿媳妇年纪轻不懂事,怀孕的时候瞎吃海塞,平时活动也不注意,结果怀孕2个月就掉了。我自己刚当爸爸不久,听完感同身受,完全能理解她的感受不停的安慰她,“年轻人年龄小身体棒再怀一个很容易的”,叫这位有些失落的阿姨不要太耿耿于怀。这顺嘴一句话触及到她的心上,我顿感抱歉,赶紧把话题引开。

阿姨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从儿子的工作说到婚姻,说到买房的不易。我默默的听着,间或附和一声。这些家常里短,是每一个做父母经历的种种和操心吧,我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阿姨说把她放在路边,她走进去就行,我坚持要把车开进村子,她说里面不好掉头叫我快回城里别耽搁拉活。

我返程的时候,渐渐路上车已经多起来,本来想顺个顺风车,怕堵在路上想想还是算了。

到土桥的时候我接到一家三口,年轻的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宝宝。他们要去一个叫京贸家园的小区,土桥这块已经开始堵车了,前面还发生一起追尾的事故。我跟坐副驾的男人说,今天高速不收费,咱们上六环,干脆从小圣庙收费站出去,又快还能省一半路程。他表示同意,在六环入口为了躲避一辆大车,我转向转的猛了一点,吓得后座的母女(婆媳)一声尖叫,我意识到还有一个在怀里熟睡的宝宝,马上自责起来,连声说对不起。旁边的男士微笑了一下,还朝后面说“别一惊一乍的!” 我注意到孩子并没有醒来,顿时放下心来。

上了六环没走多远就出去了,下坡就是小圣庙,过了收费站左拐沿着六环辅路就到了北运河这块。男人说这么近啊,我说平时可不行,今天高速免费咱等于抄了个近道。他说行啊,这次等于省了一半的时间和车费呢!

送完这一家人,我分别去了一趟家具市场,最后跑到了草房地铁站送人。

从10点多开始,天已经热得不行了。特别是坐在车里,前排一直暴露在太阳底下直晒。在草房我接到一个单,在附近的七天酒店去妇幼医院。

上车的男人跟我年纪相仿,穿着白衬衫戴着眼镜,手里拧着一个手提袋。一上车他就喊,真热啊!我索性升起车窗开了空调。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告诉我老婆昨天生了个儿子。想起早上因儿媳意外流产心情失落的阿姨,这真是一种截然相反的生活际遇。

这时候的路已经到处不畅了,我建议走新开的隧道,顺着朝阳北路,过物资学院,见桥右拐,一直前行就到了。聊天中我告诉他,我的孩子1岁半,传授了一些一个年轻父亲这一年半获得的育儿经验。他问我怎么办出生证明,在哪里打预防针,我告诉他基本流程和建议后,他在手机上认真的备注下来,期间接了两次电话都是在催他到哪里了。

从通州妇幼医院出来,我上了一趟厕所,喝了一罐红牛。查看一些路况,到处在堵车,我刚想点收车休息,突然接到了一个单。是从梨园公交车站到河北廊坊的。

上车的是3个女孩,学生模样。坐在副驾的留着学生头,穿着牛仔外套,一脸古灵精怪的模样。她说,师傅啊拜托拜托,一定要快,快迟到了!

她们是去廊坊参加草莓音乐节的。

从土桥开始就大堵车了,小剐蹭的事故也多。3个女孩叽叽喳喳,不停的发微信语音,不停的抱怨路况。20分钟后,她们陷入了沉默,似乎看清了现实,过几分钟就问我还得多久才能到啊。

沿着津塘路一直开,路两边的柳树和杨树(也可能是桦树)开始郁郁葱葱,柳絮夹着这杨絮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纷纷扬扬。

白色的柳絮犹如大片的雪花漫天飞舞,草莓音乐节在向她们招手,车里的三个女孩因被堵在路上而心情显得有些急躁。

好不容易还剩不到5公里路了,道路却被堵了个严实,连摩托车都过不去了!后座的一个女孩一回头,开始喊,快看后面,是去往草莓音乐节的滴滴巴士专车!然后集体拍摄发朋友圈。等了几分钟后,坐在旁边的女孩建议我放几首歌听听,我连上蓝牙放了几首手机里的歌。

后面的巴士陆续开始有人下车,最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步行了。几个女孩一看,商量是不是也下车走路过去。我替她们研究了一下路线,又查了查前面的路况,最后她们决定下车。

她们走后,我也掉不了头返程,我下车指挥我前面的车露出一个车头大小的位置,费劲心机一寸寸挤出马路,一头扎进路边的村子里。我想朝着返回的方向,平行找出一条道来,走他个几公里再迂回到大路上去。连走了三个冤枉路后,我在百度地图上找到一条乡间小道,几经折腾,终于走上正轨回到大路上。

躲过那几公里的拥堵,前面竟然没有几辆车。我有些后悔,我想如果我带着那三个女孩走小路也许也会找出一条路来绕过拥堵?她们应该也到了草莓音乐节了吧。


如果有兴趣也可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时间我会再记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