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吧!前女友

文/ Sean.Lee 来源:全民故事计划

这件事从始至终,
三十五岁的岳莹莹没说过一句真话。


“我女朋友人间蒸发了!”宋军对我说。

他喝着酒,脸上满是苦闷的褶皱。作为一名艺术系研三的学生,他和谈了七年的女朋友,像是提前步入了婚姻阶段。

今年27岁的宋军戴着金丝眼镜,全身上下写满了柴米油盐。此前,他总是跟我抱怨从事业余摄影师,打零工赚钱被人黑的辛酸苦辣。不过总体来说,那时的他还是快乐的,毕竟他有一个踏踏实实的女朋友,会卖萌,会撒娇,人体贴又干练。曾几何时,我们一帮单身狗也羡慕他这样的生活状态。

说说他女朋友吧,当年也是滑板圈里的一枝花,他们有共同的喜好,受美国黑人文化影响,喜欢布鲁克林区的贫民窟质感,饶舌乐,鲍勃马利之类的。

那个叫岳莹莹的女孩有着大大的眼睛,眼神中透着一点懵懂的感觉,机灵又活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翁美玲之类的香港女星。

要知道,滑板虽然是那个穿的肥肥大大的圈子里一项泡妞非常实用的技能,但是玩滑板的孩子,多数也都是像我这样的单身男青年。所以,岳莹莹很快就成为了那一众人中的焦点,早年也是地下圈子里面的大美人。

至于那时的宋军,还是个青涩的少年,留着偶像剧里面“道明寺”的发型,跟女孩子说句话都会脸红心跳。

追岳莹莹的男生不少,而宋军因为腼腆,恰恰连追都不敢追。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俩人在一次聚会喝多之后,就搭伙过起了小日子。大家都说宋军有福,傻人有傻福。

那时的岳莹莹对宋军说,她比他大三岁,让宋军不准嫌弃她。宋军高兴还来不及,哪能嫌弃?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岳莹莹经常叫宋军“小哥哥”,每当听到这个称呼,包括我在内的一众朋友都禁不住牙根发酸。

要说最让我们羡慕的,还是他们有着很多很多共同爱好,经常在一起聊聊对音乐的理解,对美国黑人文化的解读什么的。两个人在情侣的道路上,有相敬如宾的感觉。

如果说,恋爱的最理想状态就是让两个人变得更好,那我们真的很向往像岳莹莹一样的女朋友,她让宋军变得上进,眼神也更加犀利。

“莹莹是个好女人啊!”现在宋军每次想到她,也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意味深长的感叹一声。

可如今,岳莹莹已经人间蒸发了,临走前只在微信上给宋军留下一句“我们分手吧!”

大年初四的晚上,西方的情人节。

当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到处弥漫着情侣散发出来的“酸”味儿,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宋军正在满世界寻找他的女朋友。他刚从老家秘密赶回来,准备给岳莹莹一个情人节惊喜,可讽刺的是,他本想给女朋友制造惊喜,却被女朋友制造了一个“大惊喜”——

直到宋军给岳莹莹打了大约第一百个电话,听到话筒里那句冰冷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才想起来我是他唯一能谈心的人。

当时,我和一个朋友,在廉价的烧烤店里喝着他从沈阳带来的老雪花。直到宋军来了,我们又多了一个人喝老雪花。

二月的春城,没有春天的生机,只有零下三十度的寒冷。这种寒冷,使人只能通过口中呼出的微薄热量,感知自己的存在。而我却感知不到宋军的存在,即使他就在我眼前——

他的目光呆滞,仿佛内心中的全世界都被洗劫一空。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宋军,平日里的他愤世嫉俗,毒舌又尖酸刻薄,精打细算,即使如此,我还是很佩服他做什么事都很有计划,有条理,帅气,又不好相处,眼神中有逼人的灵气。至少我们开始认识的时候,他是这样一幅德性,我想这可能就是恋爱的力量,能够让一个人生机勃勃,也能够让人失魂落魄。

那天晚上的气氛很诡异,宋军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们寒暄一些黄段子,又不停的喝着闷酒,我们都知道他是故意避而不谈岳莹莹的事。一直到酒喝得差不多了,他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其实,岳莹莹跟宋军的感情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好。年轻人的感情,一旦遭遇两个家庭反对的呼声,他们就不得不活在地下恋情中。期间有好几次,两个人都处在分手的边缘。

宋军读研二那年,他们走到了恋爱的瓶颈期,学音乐出身的岳莹莹,一直靠当酒吧歌手赚钱糊口,而宋军从事着业余摄影师的职业。两个没有固定工作的人相濡以沫,找不到任何恋爱的激情。那段时间的宋军,很能让人联想到那句广告语:二十岁的人,六十岁的心脏。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几个星期之前,学校开始放寒假,两个人各自回了老家。宋军在这段时间里,试图找到能让他和岳莹莹重燃恋爱激情的方法,结果他想到了今年大年初四正好是西方的情人节。

平日里,一旦宋军提到情人节,都会嗤之以鼻,撇着嘴说:“好好的中国人,过什么洋节?不就是骑人节么。”

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没有把过情人节的打算告诉给任何人。说到这里,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啜了口啤酒,扫视了我们俩。

我和朋友相互看了一眼,心想,岳莹莹可能只是觉得宋军的状态不好,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久了,没领结婚证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们不约而同给宋军提出了去岳莹莹老家,上门提亲的建议。

那时,我并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事情。觉得岳莹莹跟宋军可能只是闹闹小性子,女孩子嘛,难免有大姨妈光临什么的。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意识到,这世界上有好多事情,神奇到令我们难以想象。

一周过去,宋军没有任何音讯,我有点慌。

我开始试图从他的各种发小、初中同学、大学同学、滑板圈和地下说唱圈子的朋友处,打听他的消息和行踪。前后跑过两次他的住处,都没人开门,我甚至有点害怕在城市新闻中看到打捞浮尸,或者男青年烧炭自杀的报道。毕竟,在我印象中,宋军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老实人。

再次见到宋军,是在我失眠一夜之后。他回到了住处,并邀请我跟他一起去逛商场,至此我才算松了口气。

我们逛了一阵,宋军一直保持着嬉皮笑脸,一如往常。再后来,他挑选了一床新的被褥,我突然有一种预感,事情可能比我预想得更严重。

简单吃过晚饭后,我跟着宋军回到了他的住处,那里的供暖很不好。东北的寒冷侵蚀着整间屋子。走进客厅,我注意到,他以前室友养的蜥蜴死在了鱼缸中,让人更觉得瘆的慌。

我深切的体会到这些天宋军为什么一直都不回家——这里根本就不是“家”。而在这样瘆人的气氛中,宋军一改在商场时的开朗,突然变了个人,默不作声的回到房间,更换着床单被褥。作为他的朋友,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他终于没忍住,说出了这几天的行踪。

在我们提议宋军上门提亲的第二天,他买了不少土特产,从春城带到了岳莹莹的老家,在他们经常分别的门洞口给岳莹莹打了电话。虽然他知道岳莹莹不会接,但为了表示诚意,他还是打了三个电话,然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告诉岳莹莹,自己就在她家的楼下。

我之前问过宋军,岳莹莹的家里什么样,宋军其实并不很了解,他只知道岳莹莹是单亲家庭,被母亲一手带大,姓氏也随母亲,但宋军却未曾见过这位母亲。他本想今天见一见,却未能如愿。

半个小时过去了,宋军一直在门口等,东北的寒风把他冻得哆哆嗦嗦,岳莹莹依旧没有回信。后来,他在楼下喊岳莹莹的名字,依旧得不到回应。心想,妈的你不见老子,老子就等到冻死,看你心不心疼!

谁知道,没过一会,可能是因为宋军的举动扰民了,来了一个大妈,问宋军找谁。宋军说,找岳莹莹,问大妈认不认识。大妈又问他,是不是老岳家那单身妈妈带着的女儿?

宋军以为看到救星了,谁知道大妈告诉他,那母女俩根本不住这儿,打很久前就搬家了。宋军不信大妈说的,掏出手机给大妈看照片,大妈点点头,说就是这姑娘。

宋军不甘心,追问久到多久以前?大妈说,八九年前。

宋军一算,他跟岳莹莹处了七年对象,也就是说,打一开始,他每次送岳莹莹回老家,都被岳莹莹带到了假的地址,而这个地址,是岳莹莹曾经的家庭住址。

想到这里,宋军不由得一股寒意涌上来,从外到里给他冻了个“透心凉”。他在这个假住址的楼下徘徊了好久,越想越气,一条短信发给岳莹莹:

你不心疼我可以,但你不能骗我,今天你不见我,我就冻死在你家楼下!

这一次,宋军终于换来了岳莹莹的回信,但他没想到他得到的这条消息,令他的舌头都快从口腔里窜出来了——

你不用等我了,我不会见你的!你快走吧,我比你大八岁,今年都三十五了。家里着急让我结婚,我现在没在老家,跟我对象在大连呢!

我不知道当时的情景是怎么样的,只知道宋军说这番话的时候,泪水就在眼珠附近打转。他说,他只想把他拎在手里那两箱沉甸甸的东西,放在岳莹莹家就走。可是,岳莹莹就是不告诉宋军真实的住址。

宋军为此着急的给她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尽量保持理性地跟岳莹莹谈了半个小时,岳莹莹才有些心软地把真实住址告诉了他。

但是宋军依旧未能如愿,毕竟岳莹莹的母亲反对他俩在一起。东西没送成,宋军最后也没去大连,而是灰头土脸的回到了春城。

看着曾经岳莹莹睡过的床单被褥,他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在客厅一个人抽闷烟,又发现了那只死蜥蜴,这屋子算是没法待了,就一个人跑出去,到一个比他年长的朋友家哭了一下午,在人家的家里住了两宿。两宿以后,就是现在,宋军决定把岳莹莹留下的所有东西扔掉,也扔掉他们的所有回忆。

原本正在好转的状况,却因为宋军父亲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又变得恶劣起来。

或许是宋军前几天去岳莹莹家之前,给他爸爸下了一剂猛药,说要上岳莹莹家去提亲。也或许是他那老学究的父亲,感觉到儿子最近的状态太过颓废,他们之间的言语逐渐从宋军一味的敷衍,闹到了“父子相残”的局面。

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宋军父亲用“激励”他儿子的口吻,诋毁着他曾经为了幸福生活而做出的一切努力。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能明白,一个父亲的用心良苦。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宋军父亲因“恨铁不成钢”而变得尖酸刻薄。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在宋军家的客厅,因为冬日的寒冷而颤抖。宋军对着电话大吼了一句:“生出一滩没用烂泥的人是你!我今天这个逼样你也有责任!”然后挂断了电话,又浑身无力地摊倒在地上,近乎歇斯底里的抓着我的衣襟,跪在我面前,哭吼着说:“我现在真的是除了兄弟,啥都没有了……”

当晚,我直到宋军安然入睡才离开,但我没想到,与我分别之后,宋军决定动身去大连。临走前他说,就算把大连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岳莹莹,把事情说清楚。

宋军从大连回来后,手上缠着纱布,看起来受了些伤。人消瘦了许多,黑眼圈也重了不少。

他没有见到岳莹莹,但是通过春城的人脉,发现岳莹莹一直都没离开春城。他甚至还在人人网上,找到了岳莹莹现在的男朋友。他跟我说,那男的可能是个政府机关工作的公务员,好像有点小钱。

当时我觉得有些不合理,因为岳莹莹说她三十五岁了。按理来说,政府机关出身,有点小钱的,谁不找个二十来岁的小妮子?找个三十五岁的,都快成黄脸婆了,真的能行?但是,我转念一想,岳莹莹说她三十五岁,可能也是为了骗宋军,为了彻底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那么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岳莹莹为啥要跟宋军断得这么彻底呢?

后来,宋军躺在床上抽着烟,用身心俱疲的语气跟我说,那天晚上他知道岳莹莹又骗他的消息,怒上眉梢,不停地用拳头凿墙(这就是他手上缠纱布的原因)。回到春城后,他一股冲动劲儿上来了,活像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准备好了卡簧刀,就跑去岳莹莹工作的酒吧,誓死要把这件事问个清楚不说,还要跟她现在的男朋友斗个你死我活。

结果,他发现那男的不是什么政府机关,反而是涉黑分子,身都没能近,就怂了。

“莹莹真是个好女人啊!”宋军没克制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真的是我从认识他到现在,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虽然我知道,在他心里,他已然明白,他再也不能跟那个女人《回到过去》唱《简单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不停的给一个大男人递纸巾,后来又陪他在客厅抽烟,直到整个屋子像是黑山老妖施法一样的乌烟瘴气,宋军总算平复了心情。

我安慰他直到接近午夜十二点,宋军沉默了一阵,我们在屋子里放起了一些欧美的饶舌乐,喝了两杯啤酒,但仍然没让宋军从那种带有颓废质感的巴洛克情节中挣脱出来。他沉默了一阵,向我说起了一件他从未对别人谈起的事——

那年他大三,像所有谈过恋爱的人一样,没有一对情侣是一帆风顺的。宋军在那一年感受到,即使岳莹莹每天和他睡一张床,他似乎始终不了解这个女人。她的过往,她的家庭,她的前男友,宋军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那年的暑假,岳莹莹两个月都没联系宋军。这让宋军感到很苦闷。

当男人开始对一个看不透的女人产生怀疑的时候,躁动的心就很难压抑住。外加上那年的宋军正年轻英俊,自然有学妹勾搭,一来二去,宋军就做了对不起岳莹莹的事。

后来,这件事被岳莹莹发现了,俩人为此大吵了一架。宋军心想,“你本来就比老子大,老子何必在你这棵歪脖树上吊死?”便铁了心跟岳莹莹分手。

但谁也没料到,当天岳莹莹看到宋军铁了心分手,哭了好久好久。只是宋军并没有心软,他一个人跑出去玩滑板,结果把脚崴了。而我想,这就是报应。

再后来,岳莹莹照顾了宋军几天,宋军依然没有回心转意。为此,岳莹莹苦苦哀求,可宋军干脆理都不理,一个人瘸着腿跑去书店蹲了一下午。直到他走出书店,岳莹莹还在门口等他。宋军有点心软,但还是没有动摇,就跛着脚走了好远好远,而在这期间,岳莹莹始终不离不弃,宋军才终于回心转意。他抱着岳莹莹,告诉她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第二天,宋军删除了那个炮友的所有联系方式,和岳莹莹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就是因为这件事,宋军才一直说岳莹莹是个好女人,即使岳莹莹是个大骗子,也是个好女人。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宋军的心里有好多谜团。他始终不确定,岳莹莹是不是真的有三十五岁,她是不是从开始就在骗他;如果他没有遇到那位大妈,他甚至会怀疑“岳莹莹”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

期间,我问过宋军,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没有看过她的身份证吗?而宋军真的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对此,我是绝对相信的,因为宋军一直是个好人。好人有个劣根性,就是对事物的推断来自于信任,而不是确认。

宋军恰恰就是此类人,所以他问我觉得岳莹莹像不像三十五岁时,我也没法给出他十分肯定的答案。

一个月后,宋军在朋友的介绍下,有了新欢,年轻,漂亮,落落大方。

我也在不久之后有了新的女朋友,渐渐地,我们之间的来往少了。

后来有一次见面,宋军又变成了单身。但是他已经变了,似乎这次的恋情并没有给他造成怎样的精神打击。作为最好的朋友之一,我鸡贼地问了他刚分手的现女友是个什么情况——

原来,这段时间宋军表面上跟女朋友的感情很好,而实际上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共同话题。甚至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做爱,再也找不到别的事情可做。

这令宋军感到苦闷,期间有好几次,他想要跟这个女人分手,好几次喝闷酒。最后都因为他们的床上关系,缓解了分手危机。

“这哪是女朋友?这不分明就是炮友嘛!”宋军气愤的说,后来有一天,他因为这个女人的事颇感头疼,一个人喝闷酒,想起了岳莹莹。结果当天晚上就给岳莹莹打了电话,没想到,岳莹莹连电话号都没有换掉。

宋军说,岳莹莹其实一直都是一个人。那个所谓的黑老大,也是她串通好别人来骗他的。这件事从始至终,岳莹莹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

但是之后的一个晚上,他们总算把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两个人喝了一顿酒,第二天,他们又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两星期后,岳莹莹怀孕了,宋军第一次带着女人去堕胎,在医院,他看到了她的身份证,证实了她确实是三十五岁。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说,当时岳莹莹苦苦哀求他生下孩子,不用他抚养。即便如此,宋军还是没有动摇,毅然带着岳莹莹去做了人流。

此后的一天,宋军的现任女友来找他,两个人打了一场分手炮。

再后来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生活中许多事,都不会像电影一样,有个结局。只是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岳莹莹要骗宋军?

我说,因为爱他。

还有的朋友问,为什么爱他要离开他?

这个道理很简单,岳莹莹早前是混滑板圈的,身边像宋军这样的老实人少之又少。她肯定经历过不少人渣,所以觉得宋军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岳莹莹为了留住宋军,伪造了自己的年龄。我想,就算宋军注意看了岳莹莹的身份证,也不一定能看到真的身份。

至于岳莹莹后来为什么决定要离开?可能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必须说再见的时候,外加她本身年华老去,不能耽误宋军的前途和幸福,决定自此人间蒸发。

而她之后没和宋军断了联系,甚至还将真相和盘托出,是因为她决定要给宋军留下一个孩子。三十五岁的女人,怀上孕已是不易。

我不知道,岳莹莹是否真的在宋军的世界里蒸发了。但是我知道,至少她对宋军的爱,不带一丝虚假。

如果男主是个工科男,事情可能就没有那么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