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小记

去北京的途中,十点的火车,上了车躺在中铺,火车一直在摆动,试着说服自己入睡,但是像我这样精神敏感的人,好像受不了一点外界影响。说服自己这种摆动像摇篮,下铺的呼噜声如同涧下之水一样,持续绵长。打开一点窗帘,火车在走,看了一眼时间3点,如果不是六点到,谁又知道走了多远了呢,火车是无辜的,被时间定义了努力。起来坐一会吧,应该是睡不着了,走到了车间。本想洗一洗脸。看见洗手池前有一个长相俏丽的女孩在梳头,不知是害羞还是习惯,我躲开到厕所里洗了吧脸,回来在车厢的椅子上坐下了,那个女孩上过厕所后也在前面坐下,我看着她的背影,在想她也睡不着么,是因为什么呢?难道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她穿上了外套,在黑暗中的轮廓,是一件毛领长款羽绒服。加上她的丸子头,应该是那种普通的漂亮。想过去聊聊天,这个想法弱小的死亡了,这可是现实又不是演电影,起这么早!额,北京人?长春人。哦,旅游?上学,你来旅游吗?算是吧。……,不经历我的下铺我很难想象人类可以发出这么多种声音。!!我是说他打呼噜啦。啊哈哈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