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

文/余夕

阿芳失恋了。

阿三静静地站在她身旁,一起看着那个背影越来越远。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把心脏摘下来吧。”

他只说了这句话。

阿芳摇了摇头,“这种痛的感觉,我想铭记。”

阿三转头看着她,心里有点难受,他把心脏摘了下来。

不难受了。

这是一个安宁静谧的村庄,小孩们赶着蝴蝶蹦呀跳呀,男人们勤勤恳恳在田间穿梭,女人们在河边嬉笑着拍打衣物,老人们手持蒲叶扇在竹椅上摇呀摇。他们的胸腔前都挂着红彤彤的心脏,“噗通噗通”地跳。把心脏取下,他们不会死,只会丧失感知,简言之,就是无法诠释自己所有器官接收到的信号,从而获得有意义的认知。

阿三的心脏跟别人有点不一样,他心脏上有创口贴,妈妈曾托梦给他,叫他千万不要撕开创口贴,也不要被别人撕开。好朋友阿四也认为他应该听妈妈的话。

阿三头脑简单,对这个事也不上心,平时想摘就摘。

此时的阿三就摘掉了心脏,目光呆滞嚼着白米饭,听到弟弟跟爸爸说今天的鱼很好吃,他机械地嚼着,嘴巴开开合合,味道好与坏,或美味而产生的幸福感他都无法获得。

阿三一如往常地上学,玩耍,吃饭,睡觉,然后,某一天,发生了一件事。

这天,阿三和好朋友阿四在放学途中,正在河岸走着,突然听到“扑通”一声,他们停下张望,发现有人落水了。

阿三毫不犹豫就摔下书包往河里跳,阿四在后边不停地喊救命。

阿三水性很好,他利索地划向那个扑腾的人,是个老奶奶。距离还有点远,他加快了速度。啊,如果不是为了救人,就可以慢慢享受这种被水怀抱的凉爽感了。

他好不容易上前拉住逐渐无力挣扎的老人,勉强抱住她,另一只手臂费劲地划。

“呼哧呼哧”,他头痛欲裂,耳朵轰隆隆的,听见了自己扩音器般响亮的喘气声。远远的,他就看见阿四带着一些村民正急急忙忙跑来。

他刚上岸放开人,阿四就冲过来紧张兮兮把他转来转去,上下打量。

“没事没事,就小腿划破了,有点痛。”

阿四定住了,愕然看住他。

“真的没事。老奶奶也没事,刚刚她还在我耳边咳嗽来着,哎,我们也快跟上,村民们要把她抬张老医生那去了。”阿三脱了湿漉漉的衣服,边走边拧,“怎么感觉这么冷。”

“阿三……”

阿三这才发现阿四没跟上,他回头看,阿四手里拿着一颗心脏,上面有创口贴。

“你扔下书包时心脏也掉了。”

那之后,阿三救了落水老人的事情传遍大街小巷,随便对路边的狗说“阿三”两字,它也能吠上三声。但其实,大人们更关心的是阿三为什么没戴心脏也能觉得痛。

村里街巷间飘着一些只言片语,这个村开始躁动。

“听说那天阿三没戴心脏就跳进河里了……”

“噢!天呐天呐!真是不要命了!现在的小孩真是……”

“哎,神奇的是,他能感觉到水凉……”

“不是吧?你骗我呢!怎么可能……”

“真的啦!老四家的阿四亲眼所见。还说小腿伤了,感觉到疼!”

“真的?!不会这么邪乎吧?真的没戴心脏?”

“骗你作甚哦!抬头看了距离,还知道加快速度呢,不然老人家早没了!”

“……哎呀哎呀怪了怪了……哎,你说阿三他心脏的创口贴奇不奇怪呀?老早我——哎哟阿三!”
“哎哟!阿三来啦!都说你小英雄呢!小小年纪真英勇呀!活雷锋啊活雷锋……”

阿三背着书包,胸前挂着心脏,乐呵乐呵地,“助人为乐,助人为乐,嘿嘿……”

大人们议论纷纷,阿三却只为自己受到瞩目而感到喜滋滋。

阿三的英雄事迹越传越玄乎,版本越来越多,还有说阿三手指一点就把老人救起来的,大家都在为自己消息的真实性争辩。最终大人们叫来了阿四。

长这么大,第一次受到这么多关注,虽然是阿三的功劳,但阿四还是激动得浑身颤抖,大家齐刷刷投来一片信任的目光,让阿四全身轻飘飘。

于是阿四添油加醋又讲述了一遍,众人惊叹,目光诧异,像是听了一个仙味十足的传奇故事。

“阿四。”在大家沉寂的回味中,张老医生第一个发话,“你去探探他的创口贴。”

阿四疑惑地眨眼。

“撕下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阿四倒吸了一口气。

“对呀对呀……”其他人小鸡啄米般点头赞同。

阿四感觉很不安,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的心脏。

“不行……”

他小声回答。

“没事的傻小子,创口贴都是小伤口才用的,何况阿三那都贴好久了,再不撕开就长霉啦。”一个胖乎乎的慈祥妇女安慰道,其他女人们也开始附和。

“不行。阿三妈妈说过不能撕开的!”

“阿三妈妈?”

“在梦里说的。不能撕。”

众人大笑。

“傻孩子,我给你保证,绝对不会出事的,你真的担心,就把自己心脏摘了,再去试探。”

张老医生的话很有份量,他是村里的少数智者之一,很多人都愿意听他的,阿四有点犹豫,“就算阿三真的会有一点点不舒服,我会在旁边帮助他,你别戴心脏,就不会伤心了。”

阿四想了想,其实他也很好奇,他看着医生,“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去哦。”

就这样,村民们浩浩荡荡就来到了阿三家门口,阿四摘了心脏,敲门。

打开门看见乌压压的人群,阿三疑惑万分,一眼扫去,来了好多村里智者。

难道是来给我颁奖的?他想。

下一秒,阿四就伸手抓住他的心脏,撕开了创口贴。

鲜血猛地喷涌而出,阿四措手不及,众人大惊,张老医生瞠目结舌。

“嘭!”

阿三倒地,胸前的血液跳着喷泉表演。

滚热的眼泪夺眶而出,阿四“扑通”跪下,颤抖的双手捂住阿三的心脏,鲜血沾染了他稚嫩的手。

“阿三!阿三!阿三!!医生啊!阿三他……阿三啊!!阿三啊啊——”

阿四失声痛哭。

(完)

作者:余夕
简介:疯子与怪物。凡事三分钟,唯写作难舍。
公众号:五度向阳(wudu5story)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