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之城


(亚门) #1

天水是甘肃少有的山青水秀的地方,兼具江南水乡的秀美和北国山川的雄奇。天水地处西安、兰州两大城市中间,距离西安350公里,距离兰州310公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春季升温快,秋多连阴雨。天水盛产“白娃娃”,“白娃娃”是天水乃至全国对天水籍姑娘的美称。“白娃娃”的皮肤白皙粉嫩,那种白不是脂粉抹出来的,而是一种不施粉黛、天生丽质的白,肤润颜泽,睛明眼亮,眉清目秀。

天水更是一座民风淳朴的古城。

天水产苹果,很多人是通过潘石屹的“潘苹果”了解到天水苹果的,事实上,天水产的苹果一直是水果界神一般的存在。

我在杭州上学的时候,暑假过完夹带两箱苹果回学校,我是站票啊,从天水到杭州,跋涉千里,中间还要从上海转战,丢了行李也舍不得扔下这两箱苹果。我送了一箱给女朋友,她洗好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脸上突然露出一种类似高潮的陶醉,本来已经分装袋子准备一些送给其他女生,突然临时反悔说好吃的想哭,舍不得。其实我一直没告诉她天水有个县叫秦安,产的桃子更是好吃的没有天理,我怕万一哪天我们分手了,她念念不忘,想不开。

记得有一次放完假坐火车回杭州,那次坐火车我除了一个双肩包再身无旁物。已经在天水站上了火车找好了位子,那时候绿皮火车车窗可以拉起,站台上有吆喝叫卖苹果的老头在车窗底下问买不买。一网兜的苹果,个头不大,估摸着四五斤重,叫价6块钱。我想那就买一兜火车上吃吧,我给他10块,老爷子个头不高,还有些伛偻,踮着脚尖托举着一兜苹果推到窗户沿上,然后在腰间一个破烂不堪的包里翻钱给我找零。

老爷子低着头费劲的找出4张皱巴巴的1元钱,试图从窗口递给我。这时候车开动了,绿皮火车由徐徐而动慢慢快了起来,老头脸上现出慌张,开始跟着火车跑。他高举着手里的零钱,火车的轰鸣声淹没了他的喊叫,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我赶紧探出脑袋朝他挥手,并大声喊:别找钱了,我不要了,太危险了!

老爷子似乎没有听见,还在跟着火车奔跑!他努力的迈着步子,高举着钱的右手使劲揉搓了几下把钱揉成紧紧的一团,然后加快步伐用力把钱从我身后的另一个火车车窗抛了进来!我看见老爷子把钱扔进车窗后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弓着腰不停的喘息,他缓缓坐到站台上,沧桑的老脸上如释重负。

有好心的老乡捡起车厢里的4块钱转交到我手里,看着这皱巴巴的钱,心竟有些颤抖。

也是一个寒假,我身上买完火车票只剩18块钱。火车上吃了一桶泡面花去了5元,本来想着火车到天水后,我2元坐公交到长途汽车站,再花10块钱就坐到家了。没想到的是火车晚点太多,到天水已经是半夜。从火车站的广场走出来,街道上冷冷清清,寒冷又萧瑟。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揣着口袋里的13块钱去找天水本地上大学的同学去。

有出租车停下招呼我去哪里,我说去天水师范,司机问我去一师还是二师(现在已合并)?我说随便,心想反正都有同学,心想反正到了让同学付车费。我没想到的是半夜两个学校的大门已关,连看门的都睡了,我也不知道学校电话,只好尴尬的看着司机大哥笑。

司机看着我愣了一会说,你不会是没有钱吧?

我说你看出来了啊?

他瞪了我一眼说那你有多少钱?

当司机知道我只有13块钱后,也没骂我,反问我:你晚上睡哪里?

我厚着脸皮说:你要是顺路方便的话把我送回火车站,我在候车大厅呆一宿?

司机点上一根烟,反复看了我几眼,说你真的没钱啊?

我说真的。

他快速抽完烟,说算球,好人做到底我送你去个地方睡觉。

司机拉着我走了一段路,在一个旅馆门口停下,他指着里面说,柜台那个女人是我老婆,你就说我让你住店的。说完,按了几声喇叭,里面的女人朝车看了看,他放下我就走了。

我说明来由,女人带我上七楼,是个标间,里面有空调有电视,她说我给你打壶开水,到天亮赶紧走,老板来看见会说的。事实上她不仅打了壶开水给我,还有一碗面。

后来我想请夫妻二人吃个饭,他们死活不肯,我买了烟给司机大哥他推三阻四说学生都是穷娃娃不容易。

我走过很多个城市,看惯了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憨笑和淳朴的最深印象却始终在家乡里。


(userlogin) #2

嗨,亚门,你好,我想问下是否能全文转载社区里的文章?转载时怎么能联系作者?我很喜欢这里,想将部分好文转载至一个区块链社区中,并将奖励和作者分成 :slight_smile: 可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作者,得到授权。


(亚门) #3

这里没有署名的文章大都是我写的,有署名的大都来自两个地方,一个是《全民故事计划》,一个是网易的《人间》,你搜下,去关注他们栏目取得联系。由于我是非盈利的个人社区,所以通过邮件获得他们的转载许可,如果是商业的最好去跟他们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