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尊重女性吗?

撕撕问:读类型小说比如说武侠小说时,感觉有些男作家总是不太尊重女性,写出来的有些女性角色简直是不忍直视,比如说古龙写的林仙儿什么吧,之前就有个大V还专门写了一篇文说他“渣男眼里见淫女”。怎么理解古龙这样的男作家在作品里写出这些“妖魔化”女性的角色?这是不是不尊重女性的体现?

朱欢尘答撕撕:

在以男性为主体的武侠世界里,女人和爱情总是成双成对地出现,其根本目的,其实也还都是为了丰富男主角,这是事实。在这个前提之下,怎样看待他们所塑造的女性角色?譬如古龙常常被诟病的一个点就是不尊重女性。其实要探讨这个问题,就要先探讨到底什么叫尊重女性。(答主古龙粉,以下回答提到的情节皆来自原著,和电视剧有很大区别。)

是否只有将每个女性角色写得美丽温柔才叫做尊重女性?然而世上女子本来就不是全都温柔美丽的,把女性都写成这样,反而是迎合男性口味的体现。对女性真正的尊重应当在于,展现女性的多样性,同时即便是一个并不温柔美丽的女性,也有自己闪光的地方,且女性除了爱与被爱,亦有其他的自我价值所在。

而且古龙区分一个女子是否值得敬重,完全是根据性格、风骨,毫无门第出身、过往历史之成见,可以说毫不势利。他笔下写了很多动不动就玉体横陈、投怀送抱的妖女,因为他跟风尘女子的接触确实很多,这是一种他了解、也会写的女性,就像他写千金小姐也写得很好一样。他自己对于感情与性的态度就很开放,因此他也没觉得笔下人物的行为有多么不妥。由此推断他不尊重女性,还不如批判他不自爱的好。

古龙只尊敬他认为值得尊敬的人——事实上在这一点上他对于男女是一视同仁的。这里我想仔细探讨两个角色,来证明我所认为的古龙的女性观念。巧合的是,这两个女性角色恰恰出现在古龙笔下多为人诟病的“妖女”范畴。

蓝蝎子——女子之情义

《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蓝蝎子,是我最喜欢的古龙作品中的女性角色之一,虽然她的戏份不多,但是却体现了出了真实复杂而又高贵的人格,甚至让主角在该刹那相形失色。

蓝蝎子的出场,看起来只是另一个版本的林仙儿。妖媚入骨,言语放浪,出手狠辣,在江湖上声名狼藉。但很快你会发现不同之处。

伊哭是蓝蝎子的情人,死在李寻欢手上。尽管她深知伊哭不是个好情人——想来蓝蝎子从未遇到过好情人——但她还是为了伊哭之死来向李寻欢寻仇,这就是林仙儿不会做的事情。李寻欢没有杀蓝蝎子,但是拗断了她一只手臂,原因是“一个人如果还能流泪,就并非无药可救”。接着蓝蝎子又协同超级女胖子“至尊宝”向林仙儿寻仇,却无意中遇到了被点中穴道、无还手之力的李寻欢。眼看李寻欢即将受到至尊宝的侮辱,蓝蝎子杀了至尊宝,救下了李寻欢,并随后为此丧命于至尊宝的师傅“大欢喜女菩萨”之手。

值得一提的是,蓝蝎子是主动找大欢喜女菩萨自认所为的,也就是说,她在救下李寻欢之时,就已经决定为此不惜一死。不过是为了报李寻欢不杀之恩,不愿见他受辱。

在整个《多情剑客》中,蓝蝎子所占戏份不到百分之一,但是古龙赋予这个人物精血,让你从中窥见她的一生,看到她的寂寞,她的悔恨,以及她的刚强和骄傲。如果对于女性——至少是部分女性——没有心存敬重和怜惜,是写不出来的。武侠是个以情义为主的世界,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女子的戏份似乎从来只有情,没有义,蓝蝎子是个例外。即使只有一个,也足以证明古龙在这一点上对女性的肯定。

蓝蝎子在救下李寻欢之后,与林仙儿的侍女有如下对话,十分经典:

铃铃眨着眼,突又插嘴道:“女人天生就可以不讲道义,这本是女人的权利,男人天生比女人强,所以本该让女人几分。”
蓝蝎子道:“这话是谁说的?”
铃铃道:“当然是我们家小姐说的。”
蓝蝎子道:“你很听她的话?”
铃铃道:“她是在为我们女人说话,只要是女人,就该听她的。”
蓝蝎子忽然走过去,正正反反给了她十几个耳光。
铃铃被打得呆住了。
蓝蝎子冷冷道:“我也和你们一样,并不是好人,但我却要打你,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铃铃咬着牙,道:“因为你……你是个……”
话未说完,忽然掩着脸哭了起来。
蓝蝎子道:“就因为世上有了你们这种女人,所以女人才会被男人看不起,就因为男人看不起女人,所以我才要报复,才会做出那些事。”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似已有些哽咽,缓缓接着道:“我做那些事的时候,心里也知道,那不但是在毁别人,也是在毁我自己,我这一生,就是被我自己这样毁了的。”

这段对话简直就是现代女权主义的极佳注解。古龙很明显能理解和支持真正的女权主义,并且能够清晰地区分女权主义和伪女权主义包装下的女利主义。写出了这种对话的古龙,不尊重女性吗?

白飞飞——女子之自我

《武林外史》是古龙转型之作,也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本书。书中古龙对白飞飞的描写尤其令人惊艳——在男人的江湖中,一个女性可以有这样顶尖的智谋、迥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但是在故事当中又让人觉得自然而然而引人入胜。

沈浪是第一智者,算无遗策,百战百胜,仅有的几次失败都是败在白飞飞手上。让我印象格外深刻的一个情节是,在石室之中,白飞飞将沈浪囚禁并对沈浪下药,之后她与沈浪有一段对话。她讽刺沈浪从来不敢暴露自己的欲望,“其实跟太监差不多”——这评价乍看荒谬,细想又有几分道理。沈浪是智者和英雄的结合,但他超常的、可谓滴水不漏的自控力,确实有几分禁欲主义者的色彩。悲惨离奇的身世给了白飞飞异于常人的偏激和冷酷,但她确实又有她独特的智慧,古龙借白飞飞之口以怀疑和嘲讽了自己塑造的完美主角,是神来之笔。

世界上最大的庸俗之一就是,大恶人临死时幡然醒悟,把自己的一生彻底否定,自己把自己变成笑话。白飞飞坚持了自己的仇恨,不惜为此牺牲爱情与生命。这是她认为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即使在旁人看来太过不可思议,但是求仁得仁,即是一种幸运。胡乱对她的人生施以同情,是圣母心泛滥的表现,是对她这种女子的侮辱。古龙尊重了这个人物的选择,从始至终让她保持尊严,最后在大沙漠白飞飞离去之际,还不忘戏谑众人,将大家搞得头上脚下一塌糊涂,即是明证。

而白飞飞在最后选择了对沈浪放手,成全沈朱二人,更是体现了她性格中高贵的一面。她当然也有爱,最后离去之前,她原本将临别之语写在了沈浪面前,却又擦除,最后写在了情敌朱七七面前——转身离去之前的无话可说,是一种深情。谁说古龙不擅长写细节?先后两次放弃爱情,一次为了报仇,一次为了知恩,在这两次放弃之中,白飞飞的性格跃然于众女之上,展现出了夺目的光彩。

从蓝蝎子可见古龙笔下女子之情义,从白飞飞可见古龙笔下女子之自我,这在武侠世界中都是难能可贵的。

而反观金庸笔下,大部分女性角色一生的信仰就是爱情,为其生为其死,固然有一种古典的美丽与哀愁,但总让人觉得有些遗憾。也许世界上这样的女性占绝大多数,但我还是希望作者笔下有一两个超出这个藩篱。

金庸小说中智慧与计谋排名前三的赵敏、任盈盈、黄蓉,最终都以男主角的价值为归属奉献了一生。在爱情上背叛男主角的女配角们——戚芳和岳灵珊——都遭遇到了负心汉,得到了凄惨的下场;而男主角则遇到了身份更加高贵的女主角,走向了更好的人生。希望爱情和自我价值一起实现的周芷若,最后两头落空,武功练到走火入魔,情场也失意,在赵敏和张无忌门外听墙根。这不能不说多少体现了金庸对女性价值的内心倾向。

其实从根本上来说,一位作家是否尊重女性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位作家写出了好的作品,这才是最值得讨论的。我们可以从趣味的角度研究一个作家的性别观念,但是如果过于关注这种政治正确并对此大加批判大书特书,就毫无必要了。

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说,世界上有许多对很多东西都不够尊重的人,他们以及他们的作品正是这个真实世界的一部分。而尽力地描绘这个多姿多彩光怪陆离的世界,正是文艺作品始终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