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过去的男老师


(在儿子身上找饭吃) #1

作者虚室,古代文学研究生在读。通过办刊和文字影响理工科小伙伴,梦想成为畅销书作家。


没说过几句话都这样,那要是用心说了几句话还了得!家长得理不饶人,种种无法入耳的话充盈着神圣的学术殿堂。

这是我一位好朋友的真实经历。她讲给我听后,我唏嘘不已。经过当事人同意,隐去真实姓名。为方便起见,以下用第一人称记述。)

这个十一假期还有什么比相亲遇到高中时的数学老师更尴尬的呢?

中间辗转多人介绍后,我被逼着去见阿姨口中的IT精英男,虽然此前就知道了姓名,但也只是略惊讶一下,并没有多想,毕竟这个名字普通到随便一个街道上,都有可能住着三位叫这个名字的人。

可是当我见到真人时,还是吃了一大惊。眼前的男子较之七年前确实沧桑了些,但熨烫得没有丝毫褶皱的衬衣,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皮鞋,精心打理过低调又讲究的发型,一点都没变化。只是原来斯文清瘦的脸略微发福,也不像当年那般肤白干净,也许是改了职业后,终日对着电脑有辐射吧。

我的脾气是藏不住话的,刚看到他,“小杜老师”四个字就脱口而出。他听到这称呼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你……”我噗嗤一笑,“真巧,您教过我啊。”原谅我情不自禁得用敬辞,此时我都忘了自己是来相亲的,只剩下偶遇老师的开心。

小杜老师显然没有太高兴,事实上,他显得尴尬而又紧张。他下意识地欠起身子,好像要站起来,又到底没有起来,手指无意识地敲击桌面,原本白净的脸有些涨红。

“额,额,我听着名字好像比较耳熟,额,怪不得,怪不好意思的。”他不自然地笑着,手越敲越快。“没事没事,都是被逼着出来的,好久不见了,见到您真高兴。”我由衷地说。

他收回了手,不再敲桌子,改为十指交叉放在腿上,像个等着教导主任训话的学生。“我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嗯,我是被父母逼得没有办法。你知道的,我不会……”他顿了顿,愈加像个要坦白错误的小孩儿,“不会……就是说,无论今天是谁,我都不会同意的,我不会,不会害人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心被重重击了一下。回忆被拉到七年前,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小杜老师的秘密。

那年我高二,挺着大肚子的数学老师站完了最后一班岗,安心回家生产。刚毕业没多久的小杜老师就成了我们的新数学老师。

小杜老师只比我们大六岁,外表斯文白净,说话慢条斯理,写得一手隽秀的粉笔字,办公桌也很整齐干净。他不像其他的男老师那样穿着千年不变的中老年式衬衫和灰色胖西裤,他的衣服很讲究,以衬衫居多,修身得体,颜色干净舒服,浅蓝细格子,粉白细条纹,雅痞纯灰色……一个星期都不会重样。而且他脾气很好,跟动不动就训人的前数学老师相比,简直就是天使。

所以小杜老师刚一来,人气就很旺,尤其是在女生中。见惯了板着一张脸、穿着理科老师“标配”装、梳着油腻腻发型的中老年男老师,眼前的小杜老师,简直就是一股清流。因为小杜老师的到来,一贯死气沉沉令人讨厌的数学课也慢慢没那么烦了。

甚至一度,干净秀气的小杜老师成为了十五六岁少女们的男神标准。与之相比,一脸青春痘、满脸青年胡的同班男生倒像是只会喳喳叫的狒狒。

男生们很不满。

小杜老师的“不对劲”是逐渐显露出来的。

也说不清谁是第一个发现的,又是谁第一个散播舆论的,才大半个学期,关于小杜老师可能是“GAY”的传言就已经人尽皆知了。

也许是因为他过于讲究的打扮,也许是他轻柔温和的谈吐,也许是他动不动就脸红害羞,也许是他这么好的条件却从来不谈女朋友……可都只是捕风捉影。

但是我后排的女生小毛信誓旦旦地跟我说,她在市中心见过小杜老师和他的男朋友。“两人手牵手,小杜老师还把头靠在那个小攻的肩上,可甜蜜了呢!”她同桌插话道,“切,你咋知道咱小杜老师就不是小攻了?”小毛着急辩解:“咱小杜老师那么漂亮,肯定不是嘛!”二人笑成一团,腐女的脑洞就是大。

我们这所学校是本市的名校,在保持升学率的同时也给予了师生们相对的思想自由,素质教育贯彻落实得堪称标杆。除了日常学习,我们有各种社团活动,音乐节、戏剧节、动漫节、义卖会应有尽有,“腐文化”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谁都能“开明”地谈上几句,甚至不懂才叫人瞧不起,炫耀成绩与多知多识是我校学子特点。

小杜老师是压力巨大的学习间隙一个多么好的谈资。

所以,一时间,小杜老师成为了校园名人,一些女生会专门偷偷跑过来看一看传说中的同性恋老师,她们觉得隐藏得很好,但其实却太容易暴露自己。小杜老师站在讲台讲课,上体育课的女生们就藏在走廊柱子后面,嬉笑着,指点着,连坐在后排打瞌睡的我都能听到一个女生咯咯地笑着说:“作为小受还是不够美型嘛。”我感觉小杜老师拿粉笔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他咳了两声来遮掩自己的分神与尴尬,接着又讲起课来,可是他后面的解题步骤讲得乱七八糟,最后得出了一个和标准答案风马牛不相及的奇葩结果,这是小杜老师第一次课堂上板演讲题出现大失误。

小杜老师在教学失误的尴尬中匆匆下了课,也忘记了留两道课后题的惯例。小毛拿签字笔戳了戳我的后背,想召集一下四人小组专题紧急讨论会议,声讨一下咋咋呼呼的外班女生。“捍卫我们小杜老师的美颜啊,那些女生就是BL漫画看多了,漫画里的人能跟真人比吗?作为小受,我们小杜老师还是很美哒!”小毛愤愤不平,好像忘了自己的一堆BL漫画书刚被班主任没收。

学校貌似很少干预老师的私人事情。两年前还发生了已婚女教师与有女友男教师的办公室婚外双重出轨恋。如此可登上婚恋杂志头版的劲爆狗血大剧最终也以双双与原伴侣分手、二人结婚这种大团圆结局收尾。校领导们也许只会感慨一下要交两次喝喜酒钱比较不划算。

所以学校在叽叽喳喳的谣言面前也没有采取什么大行动。毕竟小杜老师一没有违反师德,二没出教学事故,课上得不错,工作态度也认真。对于年过半百的校领导们来说,小杜看起来一点毛病没有。同性恋?怎么可能?就是一帮啥都不懂的小孩子看了乱七八糟的书瞎说的,看来要找机会治治他们啊。

可是无风也起浪。小杜老师还是没有撑到学期末,主动辞职走人了。

我已经记不清是周几,只隐约记得是一次月考过后,经过了短暂的一天半休息的学生们又拖着不情不愿的身子和书箱回来了。还没开始上晚自习,就有愤怒的家长在办公楼就闹开了。

后来,从不同人嘴里我隐隐拼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该家长在打扫自己儿子的卧室时,翻出了床下夹层的一本日记本。出于一名家长“为你好”的“责任心”,这位家长毅然决然地翻看了起来。这也是一位才子,用了整本本子描写了青春期对于某人真挚又炽烈的感情。家长一开始以为儿子是暗恋班里的女同学,一边粗粗阅读着一边思忖着如何跟儿子谈谈,让他好好学习,别老想着谈恋爱,可越看越不对劲,一直把整本日记通读了两三遍,两位大人合计来合计去,才发现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他们儿子爱上的不仅是一位老师,还是同性。

这简直是逆了天了,要了命了!这样的名校怎么容纳下这样的“怪胎”?于是两位家长气冲冲杀到了学校,直奔年级处长办公室闹了起来。

理由无非是,我们家人都正常,所以我家孩子肯定也正常。你们全学校都知道他是同性恋,所以就是他不正常!肯定是他教坏的!

当时小杜老师正在数学组办公室批改作业,数学课代表阿兔正好去拿让大家恐惧的月考试卷。年级处长没拦住的家长就直接喊着小杜老师的名字冲了进来。

后来每当说起这个场景,阿兔都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呲着可爱的小兔牙声情并茂地重复三句话,“简直太可怕了!太过分了!太尴尬了!”据说小杜老师的脸前所未有的红,在家长连珠炮的追问下支支吾吾地说:“他不是我们班的,我们都没说过几句话。”没说过几句话都这样,那要是用心说了几句话还了得!家长得理不饶人,种种无法入耳的话充盈着神圣的学术殿堂。最后,“小杜老师貌似哭了,我看他好像是哭了。”然后呢?“然后他就跑下楼了啊。”

后来我们再没有见到小杜老师,我们的月考试卷是隔壁班数学老师帮忙讲的。我记得我那次考得前所未有的好。

咖啡迟迟没有端上来,小杜老师坐立不安,时而抬腕看表。我想问问他的现状,看他无心回答的样子就生生把话咽了下去。

我们又硬聊了几句,内容无非是最近多变的天气与无常的楼市。咖啡刚上来没多久,小杜老师就找了个借口付钱离开,走前还特别真诚而忐忑地说:“真的不好意思。”

我透过咖啡厅的窗子,望着他的背影,依旧斯文瘦弱,显得卓荦不凡,但马上混入了匆匆的车水马龙中,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