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郭麒麟:作为郭德纲的儿子压力大吗?

麒麟你好!少爷你好!工作室的几个编辑都是你爸爸郭德纲的粉丝,没想到做完这次采访,现在都转粉你了。那天小编采访完麒麟,给我爸也去了个电话,纠正了他当年说麒麟是叛逆少年的错误。郭麒麟15岁的退学风波,引起了各界的讨论,那个时候我爸经常指着报纸跟我说,你要敢这样,我就打断你的腿。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郭麒麟,谁能想到多年后竟然误打误撞认识了这个隔壁家孩子。在采访过程中,麒麟一直用“您”这个称呼跟我交流,谦卑而低调。也许读完下面这些问题,“您”也能勾勒出他内心真实的样子。

问:作为郭德纲的儿子压力大吗?

答:我记得刚玩微博那会,就给我认证一个郭德纲之子——郭麒麟。打那起人家一直在说,为什么认证信息还要非说你是郭德纲的儿子,生怕别人不知道?拿个大喇叭吆喝着。一开始我是挺反感的,后来一想我爸就是我爸这是事实啊。他们越是这样的,我就越不改。我不能向恶势力屈服,懂吗?而且我一直都特别崇拜我爸,现在是更加崇拜了。其实我要不是进了这个行当,我也不觉得我爸有多厉害,直到说了相声,后来又机缘巧合进这个娱乐圈才发现,我爸靠着说相声,没有什么外界的帮助,走到现在,太难太难了。所以我是郭德纲的儿子倒不会成为我的枷锁,更像是我的一个标杆,我可不能给我爸丢人,所以我得比别人更加努力,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问: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最帅?

答:这人吧每个时间段帅的点不一样,我都说我今天最帅,哈哈。

问:是什么促使你最终减肥成功的?

答:我当初减肥可不是为了爱情,我上学的时候有女朋友,退了学就没有女朋友了。您看这话我都抖露出来了,我多诚实。其实我减肥也是经过了好几次的失败,一开始都没忍住,后来第六次不成,我就自己给自己下决心了。为吗呢?相声是一个小剧场演出,最多也就100百来号人,表演形式也特别单一,跟话剧小品什么的不一样,舞台非常丰富,相声就靠我们说,最多加点肢体语言。我们德云社吧,人都比较丰满,一场演出就从头油腻到结尾,这肉吃多了,就有那么丁点的乏味。我这一减肥,就可以从中调和一下,有那么两场不油腻的,观众看着也清爽。其实我减肥的过程中,没少人给我下绊子。但我都坚持下来,说到这里,我真的想给我自己鼓个掌。减肥太不容易了,尤其是我们相声演员还都是好吃夜宵,我当时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什么打羽毛球,跑步,去健身房找教练,甭管过程是怎样的,但现在看效果还是美好的。而且减肥后,我就喜欢照镜子了。

问:吃过最好吃的食物是什么?

答:这好吃的太多了,但我给您讲句大实话,饿了什么都好吃。

问:平常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

答:说起来也可怜,我妈每次去给我爸买衣服的时候也会顺手多给我带两件,我上节目经常就那一两件衣服。其实我觉得衣服不重要,有趣的灵魂比较重要。我们爷俩的穿衣风格,都是按我妈的喜好来。不过她最近也没有什么时间捯饬我,光忙着我们家老二了。有时候想想我们家老二也觉得挺神奇的,突然就多了这么一个小弟弟,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又多一份,还得给我弟弟做一个好的榜样。

问:你的梦中情人是谁?

答:当然是王菲。

问:你初吻还在吗?如果没了是什么样的情景下没的?

答:哎呦,您看我这都谈过女朋友了,您说呢?

问:接受姐弟恋吗?

答:瞧您说的,我掐指一算,王菲比我大27岁。

问:童年时最深刻的一段回忆是什么?

答:我爸这个人特别不容易。很多喜欢我爸相声的人也知道,我爸早年是十分清贫的,那时候他还没有火,没钱的时候就清水里下一把面条等到面条烂成面糊糊,再加一点盐一点葱就这么凑合凑合。我小时候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天津的,我爷爷奶奶特别疼爱我,就是因为太疼爱我了,这种结果就导致了我很害怕出门。我爷爷是一个警察,我每次出门前,我爷爷就把我叫过来,上一节儿童拐卖案例法制教育课。我奶奶就负责情感灌溉,上来就是:“宝贝儿,你可别出去了,万一来一个拐卖儿童的,给你弄走了,我们老两口后半辈子可没法过了,就不被拐卖,你跟外边摔一下,我这心脏也受不得。”所以就导致了我特别害怕出门,也没有什么朋友,我连我们院里的小朋友都认不全。后来我6岁过生日的时候,我爸爸回来给我过生日,我看见他直往后躲,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是来干吗的。然后爷爷奶奶突然让我管这个人叫爸爸。噢,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人就是我爸爸。你要是说我爸忙,到我6岁才见他第一面也不是全部原因,因为我爸骨子里是一个特别要强的人,我觉得我爸今天能够成功,全凭着他自己对相声的热爱和永不放弃的态度。早年间他在北京混,无论他有再大的委屈,再怎么难受,就一个字:忍。

问:小时候每个月有多少零花钱?

答: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这就看我爸给多少了。

问:是什么促使你下定决心退学说相声的?

答:我第一次给我爸说相声的时候,我爸心里还挺感慨的,这感慨里估计不好受的滋味偏多。那时候我爸给王海说,我儿子站在板凳上给我说了一段相声。那时候我爸在北京混得还不是特别好,他其实很担心我以后。再后来我就喜欢拧巴着跟我爸干,我爸让我说相声的时候,我就偏不。我开始想当个宇航员,可这不后来国家航天局也没有找我,然后就想当个厨子,后来蓝翔技校也没有找我。再后面我爸也就不找我说相声,让我好好学习,说等将来他赚了钱送我出国读书。我一想这不行啊,我得说相声啊,毕竟就我爸一个人找了我。回头我一琢磨,我读完大学以后都二十三了,我还是说相声,我干吗走着这弯路,干脆学也就不上了,我就提前走上了正道,踏踏实实地说相声,专注提高我这业务水平了。

问:更喜欢演戏还是说相声?为什么?

答:那当然是相声。这是根的东西,人不能忘本。相声是赖以生存的东西,演戏只是锦上添花。

问:在德云社剧场演出的时候,有没有让你特别感动的一刻?

答:观众都满意的时候。

问:看到你在玩“魔兽”,你在“魔兽”里玩什么职业?

答:我第一个玩的是术士,但是因为国家有防沉迷政策嘛,未满18岁不能玩,我就要了个哥哥的身份证去注册,开始玩萨满,但我成年后还是换回来了术士,毕竟我这人太专一。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德云社的小伙伴都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一宿一宿玩。严重到什么程度呢,那会儿我们都住在剧场附近,不到接场不下线。要接场了,赶紧跑过去演一段,回来又接着玩。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爸为了拯救我们这群熊孩子,在业务上要求我们,比如今天晚上给咱安排个不熟悉的节目。部分娃娃就当日戒掉了游戏,但这招对我不管用,毕竟我胆子大,我爸就亲自逮过我好几回。我说去练功,结果跑别人家打魔兽去了。当时还穿着练功的靴子,正玩得爽呢,就感觉后面有人冷笑。回头儿一看,郭德纲。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沉迷网游了,现在改沉迷琴棋书画了。

问: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答:才华啊,那必须是琴棋书画可以瞬间样样精通。我就特喜欢书法,可就没有时间练。

问:最近一次和郭德纲谈心聊了什么?
答:我和我爸是不得拜的街坊,他来了,我走了。他走了,我来了,总之就是不得拜的街坊。今年德云社20周年我们爷俩确实忙得都见不上,也就别说聊天了,再说我家这传统都是心灵感应,见面也就是一个眼神的事情。我们家的传统就是在心里,甭管是爱还是恨,反正我爸那样瞪我一眼,我就不行,不是受了一万点伤害,就是感觉到春光灿烂。跟郭老师在一起聊天基本都是专业性的探讨而不是感情上的联系。

问:有没有一瞬想过放弃当相声演员?

答:没有,这是我的命。

问:听说你小时候不敢一个人睡,需要别人陪你睡,德云社哪位“侍寝”的小伙最得你心?
答:我的内心真的非常喜欢说相声的,我特喜欢那种热闹。我记得我开始暑假来北京家里住的时候,开门一看,好家伙,我家里有那么多人。虽然都比我大,但他们也带着我玩,我小时候被我爷爷给吓得就特别喜欢这种人多热闹的氛围,除了白天一起跟他们练功玩,晚上也都死皮赖脸地拉着他们一起睡,我不敢一个人睡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这屋里有两张床,我也得跟云雷他们睡一张床。像我们德云社的云龙、云平、云雷,这都是我小时候侍寝的。要说最得我心的那必须是云雷,我哥俩从小一起睡。云雷不打呼噜,但云雷说我打呼噜。不过我可没跟小岳岳睡过,他那时候太不讲究了。

问:你介意别人叫你少爷吗?

答:不介意,就是一个代号,跟烧饼油条一样,就一名字。叫的人开心就好,我无所谓。

问:你的人生准则是什么?

答:永远得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这是我对我自己的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要求,我不敢说以后我就能代替我爸成为郭氏相声,这个行当,一定得有自己的东西,我还年轻需要更多的学习和磨练,去积累自己的东西,相声这个行当就是学者生,像者死。再说了,也不是说我们爷俩,有我爸没我,有我没我爸,我们爷俩都要一起提高,把相声发扬光大。

问:你觉得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什么?

答:我是我,我是郭麒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