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初恋


(风途疙瘩) #1

2003年。

高二文理分科,志和娜娜分到了我带的班级。志学习好,娜娜不差但是与志相比是差了许多。志的家境不好,而娜娜的家境那就是非常的优越了。

娜娜喜欢志,我在批阅作文的时候,娜娜在作文的后面写到:

老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喜欢志,一个女生不应该这样直白的,可是喜欢来了挡都挡不住。上课的时候我老是喜欢看志的侧影;下课的时候,我就偷偷地站在离志不远处,看志和别的人说说笑笑的样子。其实老师你知道,志是那么的热爱学习,热爱读书,要不然成绩怎么那样好呢?每次志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安静读书的样子,我就心跳加速了,老师你说我怎么办呢?

我叫了娜娜来办公室。

娜娜,虽然只有十六岁,可也是一个美人胚子,那腰身那身段那走路的姿势,都是很美的,应该有不少男生为之暗恋、为之失眠吧。青春的样子就是这样多情,青春的样子就是那样的朦胧

娜娜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我拿出娜娜的作文:这些都是真的么?

娜娜忽闪着眼睛,脸红了:是真的,我也知道有些不好,可是抑制不住自己啊。

我能说什么呢?学校有学校的制度,班级也有班级的要求,我就按照既有的老套路开始自己的说教历程,什么恋爱不利于学习啦,什么这个时候不能早恋啊,什么这个时候的恋爱没有好的结果等等。娜娜认真地听,不断点头,我认为自己的不拉不拉已经起到了效果,结尾,我做了一个总结:总之不恋爱是为了以后更好的恋爱。

娜娜看我闭了嘴巴:老师,我还是喜欢志。

你妹,还我口水钱。

我让娜娜走出办公室,又叫了志:你知道有人喜欢你么?

志茫然地看着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这个时候最好要锋芒不露,然后尽力学习。”志听得莫名其妙。“其实本来你就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小伙子,每天就是喜欢学习……”我不拉不拉不拉地说。

“你有喜欢的人么?”我再问。

“有,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恋爱不好,所以就不说了。”志说道。

挺成熟呀。

好了,打发走了志,原来娜娜是单相思。

我上高中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人喜欢我呢?看看镜子,我吓了一跳。

学校举行运动会,娜娜穿着最好的运动鞋运动衣,一亮相,就让很多男生的眼睛失去了自由转动的能力。志还是平时的衣服,参加长跑比赛,一双看不清楚颜色的老式运动鞋,还有那种普通布料的裤子。志竟然获得第三名,别人都在为冠军喝彩,娜娜一个人冲到志跟前粲然一笑:“你好厉害!”志喝着水,有点不好意思。我看着,哑然失笑,青春的情感是那样的美好。

比赛结束之后,志找我:“老师这个衣服我不能要。”

我一看哇塞,这是最好的运动服,值我两个月的工资呢,我都眼馋好几个月了,老下不了购买的决心,如今志拿着衣服却说不能要。

我问:“为什么?”

志涨红了脸:“是那个娜娜送的,我不能要。”

我打趣:“换了我一定要,反正不花钱。”

志着急了:“老师……老师这个真不能要,你还是帮我还给娜娜。”

好吧。

我叫了娜娜来:“你的衣服没有人穿,还是拿回去吧。”

娜娜有些失望:“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送志一件衣服,何必这样复杂。”

我笑:“没有别的意思,那你为什么不给每个人送一套衣服呀,比如送给老师一套。”

娜娜低声说:“老师,你不需要,你都多大了。”

哈哈哈。

顿了一会儿,我说了一句话:“志就喜欢学习好的女生,你要是学习好一点,就距离志近一点,志一定接受你呢。”

“是么?”娜娜眼睛放了光彩,然后又暗淡了:“老师我脑子不大聪明。”

“可是,勤可补拙。”我说。

“好吧。”娜娜不大高兴地拿着衣服走了,背影有些落寞。

2004年,高三。

志的成绩一直稳居学校第一名,是各个老师眼睛里的宝贝疙瘩,只要一提志的名字,各个老师都觉得兴奋莫名。好学生真是让人开心呀。

娜娜的成绩不上不下,但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随着大学扩招,考取大学是越来越容易了,可是能不能和志在一起上大学,那就是两说了。娜娜的心事越来越重,上了课有时候看得出娜娜看志看得出神,而志浑然不觉。志的笔记本上经常写满了各种笔记各种公式,而娜娜的走神严重影响了娜娜的学习。

志在作文里写到: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理想是高远而宏大的。

娜娜的作文后面经常发些女生的小牢骚:

那只蝴蝶为什么就不知道有只蝴蝶一直跟着它呢。

不知哪一天,事情竟然有了高潮。

娜娜的母亲来到学校里闹:“是谁要和我女儿谈对象,老师你说你说。”

娜娜母亲在我的办公室里大声嚷嚷,几个聊天的老师看着也暗自嘻嘻笑,我关了办公室门,自己笑不出来,我知道一个母亲的心。高三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光明的未来呢。

我让娜娜母亲坐下后问道:“你确定有人和你女儿谈对象?”

娜娜母亲坐在椅子上,拍着桌子:“确定,你看我女儿一天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就知道有问题。我着急呀,高三了你知道么?”

我解释:“你女儿没有恋爱我是知道的。”

娜娜母亲急了:“你知道啥?肯定有人背后偷偷引诱我女儿,要不然娜娜怎么能那样?”

娜娜母亲的表现让人不喜欢,不高兴。

我说:“没有。”

娜娜来了,看着我和娜娜母亲在说着乱七八杂的话,她主动开口了:“妈,是我喜欢别人。”

娜娜母亲坐在椅子上,一下子就哑火了,泄了气。我得救了。

沉默了半天,娜娜母亲敲着娜娜的头:“你呀,气死人了,你这样好看,值得这个时候喜欢别人么?你愁嫁么?”

娜娜看着天,随娜娜母亲大声嚷嚷,只是站了一会,竟然走了。

剩下娜娜母亲在我的身边凌乱。

娜娜母亲最后问我:“娜娜喜欢谁,你知道么?”

我默然。

娜娜母亲的表现真是前后不呼应,最后,她无力地走了。

我叫娜娜来办公室:“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关键是要跟上对方的步伐。你再这样迷失下去,错的是你,而男人在关键的时候总是理智得很。”

我不知道娜娜是否听懂了我的话,后来她的学习认真了许多,可是成绩还是不大理想。

那一天,一个学生告诉我:“老师,娜娜在学校的小树林边哭呢。”

我心里一疼。

高三一晃就过去了。

志考上了上海一所名校,主攻现代金融,而娜娜考取了一个三本院校。娜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老师,我完了,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志,真的。”

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流泪了。

痴情如此,我又如何?

九月很快就要来了,志上大学的学费还是一个问题,毕竟上海是一个消费高的地方,而我们这里的经济不是很发达,志家里又是那样。

幸好,有助学贷款的帮助,志终于可以上海之行了。

娜娜黯然失神,让我转给志:“其实志不用贷款,我家里有他的学费。”

我把娜娜的好心告诉了志。

志让我转告:“老师,你告诉娜娜,整整两年,是因为娜娜的喜欢才有了我上学的动力,到这个时候我才觉得我可以说出我喜欢娜娜,狠狠地喜欢。”

志补充:“老师我也是人呀,娜娜那样美丽,主动追求我,我能不动心么?能不心跳么?可是如果我不够努力,我知道我得不到永远的娜娜。”

你妹,还是一个心机boy。

我这个老师,恰当的说是一个媒人,找见娜娜:“志是喜欢你的,如今有了名牌大学的招牌,志终于可以表达了。”

娜娜喜极而泣,泪眼婆娑:“真的?”

你妹,我都感动了。

“老师我要复读。”

娜娜很认真,其实我知道,就是复读,娜娜也未必能考上上海的名校。

怎么办?

刚开始的太阳难道就要被乌云遮盖么?

我踌躇半天:“你理科不行,转文科,再战一年,记着天道酬勤。”

娜娜听了我的话,转身走了,突然转身鞠了一躬喊:“老师,我爱你。”

爱你妹。

娜娜去了一所重点高中补习班,从此销声匿迹。

2004年的冬天,娜娜母亲找了我一次:“我女儿疯了,为了学习,两个月不洗澡,难道时间就那样珍贵么?”

爱情真是伟大。

2005年的高考,我依然带高三,可是心里牵挂着娜娜的成绩。

7月的一天,娜娜打来电话:“老师,老师……”然后就是哭泣声,我竟然不知所措。

“老师我考上了,不过报的上海,录取的却是南京的高校,重点啊。”

依然是金融专业。

吓死我了,我安慰娜娜,南京和上海都是华东,不远的,坐火车坐汽车都可以相见。

娜娜在那头破涕为笑:“老师,志放暑假了,我们一起请你吃饭。”

你妹,我吃死你们。

2005年的秋天,我专门到火车站送他们两个去华东,一个上海,一个南京。心里不知道怎么空落落的,我知道他们是我带过的最有真性情的学生。

本来事情到此处就有了句号,我再也不用挂牵他们。

2008年的七月,志大学毕业,志对我说:“老师当今世界金融最发达的地方是华尔街。”他要去美国深造。

我突然问:“娜娜怎么办呀?”

志说:“我希望娜娜能跟着我一起到美国。”

“娜娜能去么,为了跟上你读大学的节奏,娜娜已经是出了吃奶的力气。出国?不敢想。”我替娜娜说话。

志终于以全优的成绩去了美国,而且是全额奖学金。

志走的时候,娜娜没有流泪,她说:“老师你不要怪志,我就喜欢志上进不止的样子,够爷们。纽约,明年我也要去那里,一定。”

隔着电话,我也能感觉到火热的青春。

2009年,娜娜如愿去了美国,纽约,可是没有读金融。娜娜的数学不大好,而她已经不需要问我,她知道如何用巧妙的办法追上志的脚步。娜娜读西方文学。

2010年的圣诞,他们两个站在美国的街头拍了一张照片发给我,嬉皮笑脸。

我回复:

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悠着点。

他们给我邮寄了一包巧克力,死贵死贵的。我拿出来分给我的高三学生,吃它丫的。

2011年,一整年我都没有他们的信息,我的心里很着急。

娜娜的母亲来找我了:“老师我家没有钱供娜娜美国读书了,娜娜父亲做生意出了问题,能不能让娜娜回来?”

娜娜母亲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暗自伤神。

娜娜终究还是念到了毕业。

志研究生毕业之后,如愿去了一家大公司,见习期的工资却不高,志又悄悄找了一份兼职。美国的企业要求严格,志十分努力,黑白不休,卖命赚钱,就是想让娜娜留在美国,就希望两个人在一起更加的温暖。娜娜也变得十分懂事,多年的历练,已经知道了追求幸福的不容易。娜娜心疼志的钱,也努力赚钱打工,从小没有吃过苦的娜娜,在无人的角落也暗自垂泪,一度想过放弃。好在,娜娜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咬牙坚持,两个人在陌生的国度,相互打气,能得到对方的爱,那就是最大的幸运。

两个人都在使劲,春暖花开,冰河融化,终于娜娜也毕业了,成绩不是很优秀,可是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2012年的时候,他们两个嘻嘻哈哈地坐在我的面前,志拉着娜娜的手,娜娜还在讲她的无耻高中,我们笑成一团。趁我不防备,他们偷偷给我玻璃板下塞了3000美元,然后两个人和我一起说我讲课时候的各种糗事,各种固定的口头语。我装作要打他们的样子,他们也站在我的面前,说:“老师我错了。”

冬日的阳光照在我小小的屋里,幸福在身边飞翔。

再见的时候,我妻子发现了钱,追他们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嘻嘻哈哈地跑远了。哎,他们。

2016这一年,我隔三差五就会在朋友圈发我写的文章,他们看到了,在深圳的公寓里和我视频聊天:“老师有本事你就写写我们呀,哈哈哈。写写我们吧。”

他们两岁的女儿站在他们的身边,靠着志,流着口水,正在和一个红红的大苹果较劲。

作者李红军,教书15年。惟愿生命有不凡,偶像刘慈欣。


(Fishyi) #2

赞一个!